喵观

纵尔执笔千万绪,不及明月照相思

【庄季】POISON 19(完结章)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三周年

此章为完结章,3500+

全文3.7w+我找时间修改后放出

前文见总目录喵观的目录

(鞠躬)

 

目送着飞机远离,季白吃一瓣橘子。
嘶,怎么那么酸?
*
留学生活,光阴似箭。不说是白驹过隙吧,起码庄恕是每日忙的头昏脑胀。哪怕有远得不能再远的亲戚作为自己身在美国的监护人,因为自己未成年,依然有活动要多次提交报告才允许参加。除了学业繁忙外,他还要补上社会实践等国内不要求的事,所以他是忙上加忙。

难得闲下来,庄恕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街边有卖热饮的铺子。寒冷天气里,买一杯握在手里,享受的感觉和夏日冰饮比起来毫不逊色。如此憧憬着,他搓搓手,上前要了一杯奶茶。等待过程中,风刮进领口,他从口袋里伸出手把围巾弄得更服帖些——当然是季白送的那条。

大杯奶茶递到手中后,心满意足的感觉油然而生。一丝丝暖意从指尖传递到小臂的神经,钻进袖口里贴着肌肤滑到深处。温暖的气息嵌进毛孔里,传到庄恕心口处,波及到每一根毛细血管中。

就和季白相处时的感觉一样。

除了飞机落地后庄恕给季白报过平安,随后的几个月里两人的聊天记录不曾添加过一条。但此刻两人虽距离大半个地球,庄恕有种强烈的欲望去联系季白,去倾诉他多日来的忙碌,以及忙里偷闲喝杯奶茶后满满幸福。

打开手机微信,修修改改数次后仅发出了一个短句。

“我会在美国待到五年后大学毕业。”

季白那边倒是秒回。

“好。”只有一字但庄恕仿佛看见屏幕对面那人认真承诺的眼神。

“我会等你。”四个字“叮”地一声出现在屏幕上,使得收到消息那人心里泛起一阵涟漪。庄恕半响才抬起头,忍不住微笑起来,这个人总是这样,不管是经不经意间说的话,都能轻易地让自己忍不住更喜欢他一点。

回到学校宿舍里,庄恕急不可待撕下一张纸写下那四个字,贴在床的靠墙一边。恰好进门的室友用不解的眼神看着他的行为,大大咧咧地问:“Hey guys,what's up?”

庄恕难得性质很好地回答:“Let me happy man do something makes me happy.”(让我开心的人做了让我开心的事。)

本来man一词泛指人的,硬生生被那室友给想歪了。

“Boyfriend?”尾音上翘,加了几分调笑意味。室友见庄恕沉默了,以为他生气了,这才收敛了神色想道歉。

后者突然抬起头,一改往常的生人勿近的模样,朝室友挑眉:“I wish he is.”回头,看见纸上写的那句话,顿时心情大好,仿佛被迷雾笼罩的天空烟消云散。

未来五年,好像也没那么难过了。

*
两年后,当庄恕适应了逐渐平静下来的生活时,大洋彼岸的季白正因为毕业后的工作焦头烂额。他自己心里的最佳选择是回到大二实习时的队里重新做刑警,有李熏然作副队长,同事也是熟悉的,简直没有更好的去处了。但家里人的反对意见比他考大学时还要强烈,唯一支持自己的爷爷也已不幸生病去世了,其余人无时无刻不在隐晦地劝他考完公务员后,找一个轻轻松松坐办公室的工作,或者别考公务员了,干脆去考教师资格证,做个体育老师也行。

季白头疼地坐在宿舍床上,真切地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他翻看着和庄恕的聊天记录,现实和理想的距离哪怕是孙悟空翻上十个筋斗云也赶不上的。他们对自己安全的担忧也不是不无道理,如果让所有关心自己的人都提心吊胆地过日子,那季白肯定会自责地放弃坚持。

如果...家里人都反对,那庄恕是不是也会反对?

季白顺着心意发了信息询问,对方也是秒回。

“我支持你,但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一行字打消了他的疑虑,连日来的焦躁也被抚平了。好似烈日下的一丝清风拂面,清凉又令人身心愉悦。

“我知道了。”

回复消息后季白躺下身想休息一会儿,刚睡着铃声突然响起,拿过来一看是母上大人的电话。他本以为母亲又是来劝告的,烦躁地想挂掉,随即又想到庄恕的话,这才手指移动到接听键。

“三儿啊...别急着挂电话,我不是要劝你不做刑警的...”

“我和你爸爸商量了一下...”电话传来的声音有点哽咽,季白不忍地皱了一下眉。

“你也大了,爸妈管不了你了,有什么想做的就去做吧...”

“只要...只要你照顾好自己...”说的最后季母已泣不成声,不管结果如何,母亲的心意总是好的。季白不知道自家爹娘是因为什么改变了主意,但他猜测是有人说服了他们,让他知道是谁,定要带着厚礼去感谢。

当然,如果不是庄恕说服了二老,作者都不好意思写这一段。

庄恕收到那条相隔两年的信息后,稍加思考就明白了季白遇到了什么困难。后者曾在他的通讯录里添加过家里的固定电话,现在拨过去自然是季白双亲接的电话。

庄恕也不自我介绍,就以季白朋友的身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拿出说服学校教授让他提前入学的那股劲儿,把季白的苦楚和纠结略加修饰地告诉他母亲。然后再详细地举出多个例子,表明其实刑警没他们想的那么危险,并不是每天上刀山下火海的工作,偶尔出事都是小概率的。最后再说一句“其实季白他犹豫就是因为担心你们,他也不容易,请您二老再考虑考虑吧。”

估计差不多了,庄恕挂掉电话。他能体会到季白的心情,那是在自身和家庭中间的艰难选择。

季母本来的坚定在季白一天天的决绝下已有松动,此时被庄恕一劝说,更是开始怀疑自己。越想越觉得庄恕说的有理,但最后让她放弃的还是丈夫说的话。
“让那小子去做吧,算是了了他爷爷的遗愿。”季父一句话说完,自己也沉默了。他又何尝不担心儿子的安全,只是他想通了,年轻人啊,如果不去尝试又怎么配得上年轻二字呢?

多方原因下,这才有了季母和季白的那通电话。

*
毕业后一次性考上公务员,季白如愿以偿地去警局报到。李熏然正从车上下来,凌远今天有事要办,顺路就送他过来。

李熏然看到季白摘掉墨镜,远远地招手朝他问好。那个笑容,融化在阳光下,分散在空气中。进门前,李熏然意味深长地自言自语:唉,不知道又要祸害多少小姑娘。随即又想到自己第一眼看到凌远时,对他的评论也差不多是这样,忍不住低头笑了两声。

*
工作的生活自然比学校繁忙,到了约定的第五年新年的时候,庄恕迟疑了一个礼拜,然后发出了两条消息。

“新年快乐。”没毛病的一句话,还有烟花从聊天界面上掉下来。

“我要失约了,导师不同意我回国,说是要再留三年。”说到这个庄恕也委屈,导师让他留下来做助教,本来是五年的,被庄恕理论了一番减到三年。若是不留,就不给他毕业证书。当然,导师本人的语气没那么强硬,说到底,留不留还是看庄恕自己的意愿。如果他一定要回国,这证书导师留着也没用。

机会非常难得,只是季白的那句“我会等你”,让他心里过意不去。

发出去的信息泼出去的水,庄恕索性不去看它。内心煎熬了几秒,手机屏幕亮起的瞬间庄恕就飞快夺过去。

“还是那句话,我会等你。”

反正已经等了五年了,再等三年也无所谓。季白五年里没有去过一次美国,庄恕连遗产交接都是律师飞到美国办的,他们心照不宣地不见面,为的只是更好的重逢。

就是家里催婚很烦,季白差一点就想坦白,理智告诉他现在时机不对。无法,只能忍耐,反正相亲就是走个过场,结果注定是没有结果。

*
又是三年,不短不长。足够一位高中生踏入大学门槛,但不足季白双亲说服他找一个女朋友。

庄恕回国那天本是个阳光明媚的夏日,到了下午又突然下了暴雨。国内的房子钥匙都在他自己手上,庄恕看着长长的清单,心里想的却是他父亲的这些钱来路不明,指不定就是某个嫌疑人家家属塞的,还不如全部捐掉换个心安。

不急着去见季白,他在美国时已经向国内医院投了简历。反响一片大好,本来是心属仁合医院的,但他私心只与离季白警局最近的第一医院保持了联系,对方也承诺他随时可以去签合同来工作。

第二天,雨过天晴。雨后的地面亮晶晶的,街边植物上残留着的水珠和露水混在一起,又不堪重负地从叶片上滑下。

庄恕上身淡蓝色衬衣,下身藏青色长裤,一幅墨镜仿佛隔绝世界。他现在是正宗的无业游民,只不过是炙手可热的无业游民。他今天打算上午去第一医院,下午顺路去找季白。

医院里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季白一行人,虽穿着便服但格外显眼——谁见过一排大男人齐刷刷站在大厅里等看病?

队里今天安排了体检,难得没有案子也没人受伤休息,所以队长心情很好地大笔一挥让他们都来体检。李熏然去楼上找他的亲亲老凌了,留下季白负责联系了楼上新开的体检中心的医师后,带队上了四楼。

庄恕走进医院大门的时候,电梯恰好关上。医院人事科在三楼,他见电梯迟迟不下来,干脆朝右边的楼梯口去了。

季白乘着电梯下来,刚刚电梯门关上的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庄恕。今年的确是说好了的第八年,但庄恕也没和自己提过要回国的事。他四处张望了下没看到想看见的人,心想自己大概是眼花了。

*

合同谈的很成功,也不排除是因为庄恕年轻有为。科长坚持把他送到电梯口才离开,人刚走,庄恕脸上的笑就一秒恢复他原来冷漠的模样。

体检很顺利,几个人两三小时就完成了。四楼还有其他公司在体检,一个电梯挤不下那么多人,季白等人虽然先来,但还是秉承着人民检查为人民的原则,把电梯让给了后到其他人。

四楼下到三楼,庄恕自然不会挤进一个明显满载了的电梯。大医院的楼梯是很长的,刚才谈合同花费了他大半的精力,现在已经懒得走楼梯了,只是双手抱胸站着,等待下一趟电梯。

显示的数字从四楼到三楼,清脆的一声“叮”伴随着电梯门的开启。后来庄恕回忆他看见季白的那一瞬,心脏都停滞了一秒。季白站在电梯靠门最近的地方玩手机,就听到发颤的声音叫了自己的名字,那个声音熟谙又生疏地令人发指。

“季白?!”

电梯里的人抬起头,想念了无数个日夜的人现在就站在面前。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但身体已经前跨一步走出电梯,他一脸不可置信地问“庄恕?你回来了?”

“你们先下去。”多年的刑警经验让他迅速冷静,季白回头对身后一脸探究的人道。

电梯门缓缓关闭。

庄恕突然拦腰抱住他,紧紧地不容挣脱,但没有被束缚的不适。他们分享着心跳的节奏,感受穿透两层布料传递过来的温度,等待微微发颤的身体渐渐平复。

“我回来了。”四周的空气都寂静了,只有这四个字撞击着耳膜,季白抬起手回抱住他,手心的热量似要灼伤另一人的背。

“我知道,”季白轻笑,庄恕能感受到他声带的振动,“而且还让我多等了三年。”

他的声音比八年前添了几分成熟, 如夏日般热烈的呼唤,融化了庄恕整个冬天的冰凉,如暴风袭来,让他不能呼吸,又每分每秒想向发出声音那人靠近。

 

庄恕松开手,身体后倾,直视着季白的眼睛,笑得微眯了眼:

“没事,我赔你一辈子。”

 

------------完结撒花-----------------
我默默问一句,没人回答就删掉,
如果出本的话有多少读者老爷能施舍一下?(肯定是很薄很薄的本子,会收录其他段子在一起)

请评论留言想看的番外,羞羞应该是有的

写在最后(想看的可以看,不想看的拜拜啦~):
poison从1月20到今天9月2,至少陪着我到了高中,这绝对是我花费很大心血的一个作品,能力一般,水平有限,也许不能达到读者小天使们的期望,但我已尽力做到最好。因为中考断更了很久很久,如果你从头追到最后那我也鞠躬感谢,如果在完结后才开始看,我同样深表谢意。
真心感谢每一位给作者红心蓝色评论的读者们,因为有你们才让我有坚持下去的动力
还要感谢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亲亲liu老师,如果没有她的鼓励,我也不能写完poison
群么一个~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