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谭赵】有益则美

请大家pick谭赵小宝贝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半寸日光...
很尴尬,其实我为了关键词几天前就写好了,结果连续熬夜看球给忘发了..
这篇被限流了,一天都过去了阅读量都没到千,看到的小天使们麻烦推荐一下给更多小天使看到
字数3000+

赵启平为庆祝曲大小姐不再烦扰他的第100天,在难得准时下班的周日晚上,拿着张前一天从旧报纸里碰巧抖落出来的、一年多没用过的健身卡,以‘给我你的联系方式'的态度,从耳朵泛红的前台小姐手里接过衣柜钥匙。他并不为自己的轻佻行为负责,就像一只狡猾狐狸,乱了他人心曲后又潇洒离开。但当你被这只狐狸的美貌吸引,当你接近赵启平,他的内心又像是阿姆斯特丹,堕落与高雅的不矛盾共存。他无处不引诱着你,而后又残忍地推开。你可以认为他是魔鬼的化身,却必须承认他得到天使的眷顾。

天使与魔鬼共处一身的赵医生站在池边,仪态万千地伸出一只脚轻触水面,又“嘶”了一声迅速缩回。

泳池水可真凉。

场面一度僵持。赵启平眯着眼看远处写着水温的吊牌:27℃,然后蹲下身像猴子捞月一般,用僵硬的姿势舀了一捧水,在水从指缝漏光之前,把凉水浇在身上。他冷得一缩脖子:这tm绝对没有27℃!

那以后的几分钟是最难熬的。赵启平不敢贸然下水,但他一个大男人在池边徘徊,在旁人看来似乎是别有居心。罗斯福说:我们唯一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水下在畅快游泳的人并不少,所以水温并不是难以忍受的,但在下水那一瞬间,人心的恐惧是足以让你改变主意的力量。除了泳裤,没有任何的庇护,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只会增加羞耻心。

谭宗明就是这个时候注意到赵启平的。谭总被他忠心的下属何立春女士嘲讽了体型,他为了反驳,翻箱倒柜找出一张合作人送的长达十多年的健身卡,来证明自己不是明天吃吃喝喝、难得打高尔夫的中年秃头胖子老板。但安迪的细心穿透了他的谎言。

“你看看这张卡背后连密码都没刮开!”何女士苦口婆心:“老谭啊,我还记得咱们在美国的时候,你只有现在的一半...”在她说完之前,谭宗明选择逃离。他开着车在大街上乱逛,最后因为受不了刺眼的阳光,随意地开到了健身卡上的地址。在他下车进入健身房的这段路程里,滚滚热浪使他的衬衫瞬间湿透,于是谭总决心等会死也不要流汗,太难受了。

不流汗的运动健身房里压根就没有。谭宗明要么选择被老阿姨们围着做瑜伽,要么就去游泳。这两者孰好孰坏想都不用想。然后谭总在前台小姐哪里买了泳裤什么的,在后者星星眼看金猪的眼神中离开。

他注意到赵启平是个必然事件,人总被美好事物吸引。谭宗明默默地靠在泳池边看着赵医生犹豫的动作,想笑但是笑不出来。

他刚刚也是这样的,比赵启平还惨点。谭总没什么游泳的经验,他压根没试水温,走到池边就顺着扶梯下去了。刚下去半只脚就被凉得一缩脖子,结果脚底下一滑,如同菲律宾跳水员一样给砸进水里了1。他发誓他在那一瞬间听见了旁边女孩的笑声。

虽然水温偏冷,但身体慢慢总会适应。赵启平铁了心,踩着扶梯就想往水下做个自由落体。他深吸一口气,松开手滑入水中。脚底碰到池壁的一瞬间,赵医生飞快地游了出去。

“啊好帅啊!”泳池里的花痴女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之情。谭宗明气极,明明都是滑下来的,为什么要区别对待?

正当谭总深入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赵启平已经游完一圈回来了。池边靠满了人,他无处落脚,只在谭宗明身边有个偏小的空位。他左手向后一划,又伸出右手露出水面攀着池边凹槽。等他站起身来脱掉眼镜,才发现泳帽不知所踪。

谭总远看有个人朝自己这里游过来,连忙让出位子。来者泛起的水花进了他的眼睛,等谭宗明眨眨眼,视线重新对焦后,看到的仿佛是出水芙蓉里卡罗琳仰头的经典画面2。赵启平睁着他那双近视的眼睛寻找泳帽未果后,一甩头露出水面,神情迷茫。他干脆摘下眼镜,两只手向后一撑一跃坐在岸上,只两条腿泡在水里,等待好心人帮他捡回泳帽。上方救生员恶狠狠的目光已经盯着他看了——没戴泳帽禁止游泳。

谭宗明回头,被那一瞬间蛊惑。阳光从赵启平背后照进来,星星点点地洒在水面上,发稍间微微泛着金黄的光泽。些许水雾模糊了他的视线,但青年匀称的上半身未被其阻挡。修长的锁骨顶着偏白的肌肤,并不突出的喉结上下滚动,水珠从他的脖颈滑下。

人要是坠入情网,就可能对世上其他任何东西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像被铁链拴住的奴隶,根本由不得自己3。谭总后来回忆,也许自己那一刻就是被名为赵启平的铁链牢牢拴住,永世不得逃离。在注意到赵启平的迷茫后,谭总抓住了极好的搭讪机会。巧极了,帽子掉在他的脚下,随着泳池里的水上下翻滚,召唤着谭总好好把握机会。

如果说赵启平是狐狸,那谭宗明就是鳄鱼。用鳄鱼的眼泪柔软你的心房,然后毫不犹疑地张开血盆大口。且鳄鱼懂得合作,他和牙签鸟互利共赢,不知名的契约能束缚鳄鱼,他遵守规则,拥有理性和血性。谭总和鳄鱼最大的不同是鳄鱼没有一副好皮相。从前在美国时,安迪就笑称他为薄荷,板起脸就像薄荷叶片吃起来清凉苦涩,若是敞开了心扉就像香极了的薄荷花,引诱你去采摘。

回国后更甚。参加个大型宴会,服务员小妹看见他都不自觉地把领子拉低一些。名门出生的女孩子不稀罕用身体博取关注,觉得掉份儿,殊不知她们卖弄学识的样子在谭总看来还不如解开纽子来的实诚。安迪第一次听说曲大小姐对谭宗明大鳄的评价后笑得形象全无地告诉他,然后后者以鄙夷的表情,幼稚地在安迪面前动了半分钟眉毛。

除了幼稚,谭总还有多面等待发掘。比如现在的他勾着帽子浮出水面,献宝般递给赵启平。

赵医生被逗笑了。为了谭宗明的动作和表情,也为了他目光中的炽热。但哪怕谭宗明已经把搭讪的意图写在了脸上,他仍然没有轻举妄动,一切的关键在于赵启平会和他说的第一句话和态度。

如果他以普通的语气道谢:“谢谢你先生”,那只能体现出这个人的灵魂不如肉体一般有趣。谭宗明会随意再攀谈几句然后离开,几个月后忘记这个为他带来视觉冲击的青年人。

如果他以轻佻的语气道谢:“哦,Thank you~”,并且做出一些玩火举动的话,那只会让谭宗明嫌恶。他的确崇尚美好的肉体,但这不代表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上他的床。

但赵启平哪是普通人?他的所作所为哪是谭宗明能正确预测的?只见赵医生两手轻推滑下泳池,借着泛起的水花接过了谭宗明手里的泳帽。他的手指似乎触碰到了谭总的,但后者无法确认是不是下落的水滴造成了错觉。水面平静后赵启平后退一步朝谭宗明稍稍弯腰行了一个绅士礼:“谢谢这位好心的先生。”然后他未给谭总反应的机会,很快游走了。

赵医生的挑逗和礼节恰到好处,让你跳不出错又欲罢不能。谭总不甘寂寞地远远跟着赵启平,欣赏他仰起头呼吸时露出的小片肌肤,以及弯成优雅弧度的脖颈。可以说,从那一刻起,鳄鱼的本性已经暴露,谭赵双方的捕猎行动正式开始。

不可否认,赵医生刚才的一切行为都带有表演性质,但泳帽是真真切切突然掉了的。他今天本来是来放松的,但看到谭宗明的时候,他想现在寻找第二春也无可厚非。他无比清楚谭总眼神里迸发出的危险,但他喜欢,他乐于尝试危险。那并不是说他不珍惜小命,只是压抑的日子过多了,人需要刺激提醒你还活着。一味追求安逸的人往往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他们住在象牙塔里远离喧嚣生活,最后又不得不走出去,加入群体生活。人类是天生的社会性动物,没人能真正脱离苦难。赵医生想明白这点后就决定享受苦难,因为他的灵魂太脆弱了,医院里的生死离别是最能撕开灵魂的利器,所以他在肉体上追求苦难,以达到两者的平衡。

谭总在更衣室主动出击,他的成果是一次共进晚餐机会。赵启平对于谭总选择的一家价格中等,性价比高的饭店十分满意。总的来说,谭宗明给他留下的印象很好,谦逊有礼,见多识广,既是个很好的聆听者,也是个出色的演讲者。一开始他只是觉着谭宗明脸熟,没想到谭总和电视镜头扫到的那个,站在秃头或是矮木桶旁边鹤立鸡群的男人是同一人。

等他们深入交流后,更重大的发现是他们的交友圈有一部分是重合的。两个大男人在附近散步,共同赞扬安迪女士的非凡智慧。然后向对方大吐曲小姐不识时务的纠缠以及魏谓自作聪明的混蛋行为。

两人分别的时候,广场舞大妈都在收拾东西了。

在谭宗明的一再坚持下,他获得了送赵医生回家的机会。赵启平把地址告诉谭总后,在副驾驶上昏昏欲睡。他深感自己年纪大了,不过是两台小手术他就累了,想当年刚进医院的时候,哪怕连续做完十几小时的大手术,还能不休息在外面鬼混。眼看身边人就要睡着,谭宗明也不舍得叫。等开到赵启平所住小区,副驾驶上的人早已睡去。谭宗明小心翼翼地把座椅调低,一边还感叹了一下豪车的优良性能——平稳地升降座椅,没有吵醒赵启平。

这一时半会儿的赵启平也醒不了,谭总干脆从后备箱拿出两条毯子——功劳属于英明的秘书小姐,给熟睡的人盖上毯子后,自己也躺下睡觉。车子停在小区里,没有人打扰,所有声音被隔绝在车窗外,车里只有双重奏呼吸声。

第二天谭总醒时赵启平已经走了,他还要上班呢。人虽然离开了,幸好这是个科技发达的年代,只要联系方式有,总不至于像谭总被白嫖了。

再后来啊,他们从约饭、约电影、约书展,发展到约会、约见朋友、约见父母。

他们对安迪女士说:
我的青铜塔,大门被打开了,肩并肩的不是同伴,是爱人4。

1菲律宾跳水以销魂著称,不知道的可以百度
2电影《出水芙蓉》,有一个很经典的女主花样游泳的片段
3选自《月亮与六便士》
4选自《月亮与六便士》书后语,原句是:在世间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各自关在青铜塔里,只能打手势与同类交流,但各有各的打发,手势的含义模糊不定,我们可怜巴巴想把自己内心的珍贵想法传达给别人,对方却没有能力接受。我们只好孤独前行,肩并肩却不是同伴,即不能理解旁人,也不能为旁人理解。

评论(8)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