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谭赵】先生,我是正经中介

*存稿  很短  随便看看


1


安迪和小包总放着上海的多处房产不住,想新置办一套房子,当做他们的婚房。


无奈两人实在不懂行情,听着中介天花乱坠的单口相声,觉得这套也不错,那栋也挺好。


什么三室两厅,南北通透,交通方便,环境优美,黄金楼层,采光优良,干湿分离,空间适宜,楼层间距大,绿化面积高,地段潜力佳,内部价格低... ...


安迪听得脑子涨,甚至想回家写一份二十页的企划案。小包总也做不了主,打了个电话给可亲可敬,哪里需要往哪儿搬的谭砖头。


谭宗明前些日子刚投资了房地产,接了电话想着就当是考察基层了。


2


等他们三人吃了午饭再去门店的时候,上午那个小哥在休息室里捧着个四升水桶补充自己流失的口水,换了赵启平当班。


赵启平不像普通的房产中介,他从不凑过去殷勤地给刚进门的男女老少介绍,他总是等顾客转完一圈了才走上前,眨着他蛊惑人心的大眼睛,用令人信服的语气把房子的优点挨个指给顾客看,然后再细数几个不足为提的小缺点,最后装模作样地说最近有活动,中介费优惠百分之二十,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下次来肯定就涨价。


遇上别人就半信半疑的顾客,在赵启平这里总是被说的一愣一愣的,大概是因为赵启平站在那儿可信度就能增加好几分。


自从有小姑娘偷拍了赵启平的照片传到网上,他们这个门店里的生意是越来越火爆了。


赵启平斜靠在前台玩手机,值班经理也不管他,反正刚过饭点店里没人。普通的西装被赵启平穿得像高定,头上没抹很多发胶,只把调皮的刘海梳到了后面。


谭宗明推开玻璃门,一阵铃铛响让赵启平抬头对上谭总的目光。


妈妈呀,这个人长得真好看。


3


秉承着和好看的人聊天,和好看的人交友,和好看的人约炮的三大原则,赵启平破天荒地整了整衬衫走上前。


“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谭宗明看了一眼在模型外指指点点的安迪和小包总,“陪朋友看房。”


“两位先生和小姐请先到此处来吧,”赵启平倒退到门店里唯一的电子显示屏旁边,“有什么心仪的类型吗?”


安迪看谭宗明一眼,透露着茫然。


谭总扶额,这大概是恋爱使人智商降低的典型案例,“要空间大环境好的,近郊别墅那一类。”他扭头看一眼小包总,“预算不是问题。”


小包总站在后面,双手插兜在和安迪说悄悄话,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卡内余额即将流逝。


赵启平观察了一会儿,寻思着眼前这位穿着体面,配饰昂贵,谈吐风趣的男士,居然是个人形电灯泡啊。


再偷偷多看两眼长相,咦这个人长得真像上周的财报封面。


值班经理拿着财报路过。


原来大佬都亲自来看房的吗?难道是基层考察?


赵启平捋捋自己的刘海,态度诚恳了几分。


不能得罪大佬。


我还想睡他呢。


4


安迪坐在柔软沙发上,看着不远处一问一答的两人,隐隐感觉有一点不对。


好像是我要买房哦?


5


谭总心情好的不得了,帮安迪他们来看房一点都不亏。第一次赵启平这样遇到懂那么多的中介,长得还好看。


他留下名片,打算回去再和安迪交流一下,毕竟买房也不是小事。


晚上散步的时候,谭宗明鬼使神差地又走了进来,门店里人多了不少,但赵启平还是斜靠在前台上,偶尔和凑过来搭话的小姑娘聊几句。


等他看到谭宗明已经是两分钟以后,谭总走到他面前,指指旁边电子屏上角落里的一栋别墅,没话找话,

“这样的一套多少钱?”


赵启平本来耳朵就不好,门店里又吵闹,他把谭宗明说的“一套”听成了“一天”,心想和聪明人聊天真省事,于是他舔一下嘴唇,


“先生,我们是正经中介,卖艺不卖身的。”


“哦?”谭总反应了一下,估计赵启平是听错了。


“您还买房吗?”赵启平和他眼神交流,瞬间明白误会了什么,眼里流露出失望。


“不买,我限购了。”谭总笑了一下,这中介还真是可爱。


“那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需要你。限购了能挂你名下吗?”


“不行啊先生,都说了我们是正经中介了。”


赵启平把偷溜出来的刘海捋到两边,对着谭宗明含蓄地笑了一下,


“要不,您等我下班后再来吧。”


—————————————


上海三套限购


挂他名下相当于夫妻之间共同财产的意思


评论(1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