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谭赵】七宗罪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白芨
甜的要死,请放心食用。
要❤谢谢

懒惰/

赵医生伸出右手把银色边框的眼镜轻轻摘下,他的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右手按着鼠标中间上下滑动。好看的眉头紧皱在一起,嘴里还念念有词,一副苦恼的样子。

苦恼的样子还这么好看,大概世上就赵启平一人了。


谭宗明一边和安迪打电话一边走神看赵启平。

“问你呢!这个解决方案行不行?”电话那头传来的女高音可以用气急败坏来形容。

“可以可以,你看着办吧。”

谭总态度何其敷衍。

“嗯,就这样,祝你好运。”飞快地挂了电话,谭宗明把手机往旁边一摔,用手支着大脑袋专心看赵启平。

恶劣至极。

听着被挂断的“嘟嘟”声,安迪被气的连喝下去半瓶冰水,不带喘气的那种。

嫉妒/

赵启平近视的度数并不浅,但你几乎见不到他戴眼镜。

一是因为做手术时要戴口罩,眼镜会起雾,极不方便,二是因为不管何种材质的鼻托,都会把赵启平高鼻梁硌疼。

其实真正的原因还有两个。

一是赵启平懒的擦镜片,他嫌擦镜片会损伤表面可又不高兴特意用水冲洗。

二是赵医生戴眼镜太好看了,谭总舍不得给那些一肚子弯弯肠子的小姑娘们看。

如果说平时的赵启平还给人亲切感,那么戴上了眼镜,赵医生就属于禁/欲系男神了。

至于怎么个禁/欲法,就算我见过,谭总不让说。

色/欲/


赵启平又来来回回滑动鼠标滚轮,反复地修改细节让他感到烦躁。不过总算是完成了上级指派的任务。

狂点了数下保存以后,赵启平“啪”的一声把新买的笔记本合上,然后伸了一个懒腰。

“老谭——”

“谭总——”

“谭宗明——”

叫了半天也没见谭宗明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赵启平把眼镜拿起来戴上。

哦,谭宗明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瞥一眼墙上谭总亲自挑选的、与周围风格迥异的时钟,才下午四点不到,正好是中老年人要睡午觉的时候。

赵启平蹑手蹑脚走过去,悄悄弯下腰在谭总额头上亲了一口。

蜻蜓点水的那种。

然而谭宗明还是醒了。

“干嘛呢小坏蛋?”谭总只恍惚了一下,瞬间清醒过来,习惯性地拽住赵启平的手臂。

“看我们谭总太好看了,一下没忍住。”

赵启平侧身也坐到沙发上,沙发塌下去一个好看的浅坑。

谭宗明凑过去在另一人高挺的鼻尖香了一口。

“礼尚往来。”


暴食/

又笑闹了几下,为了避免谭宗明白日宣淫,赵医生拉着他去吃饭,顺便庆祝一下自己终于完成了年终骨科汇报总结的ppt。

不是盛夏,也不是隆冬,怡人的温度里,还夹杂着几丝寒风。

赵医生出门前手把手给谭总扣上衬衫纽扣。

附近刚开了美食街,路口就有一家西餐店。赵启平一只手插在谭宗明的口袋里,把大众点评上对这家店的评价大致看了看。

看上去不错。

的确不错,赵医生一边慢条斯理地咀嚼着5分熟的牛排一边想。

谭宗明有点后悔没要3分熟的。用赵启平的话说,就是他现在年纪大了,牙口不好,对他来说,这家店里的牛排老了一点。

等到甜品端上来的时候,赵启平把两个精美盘子都挪到了自己面前。

“你不能吃啊,这太甜了,你都快高血糖了。”

然后谭总就只能一边眼巴巴地喝着常温的气泡水——太冷了伤胃,一边欣赏赵启平优雅地吃蛋糕并且抱怨巧克力夹心太甜。

天知道谭宗明有多嗜甜。

也许实在是受不了对面灼热的眼神了,赵启平趁着周围人埋头苦吃的时候,凑到谭总面前啄他一口。

“怎么了?”后者的表情复杂,包含了疑惑,感叹,回味等等。

“给你吃点甜的啊。”赵启平舀下一小块冰淇淋在谭总面前晃悠了几下以后放进自己嘴里。

“就你嘴甜。”

暴怒/


吃完饭两个人慢悠悠地散步回家。刚到家门口,赵启平手机响了。

嘈杂的电子音提醒着赵医生电话是医院里打来的。

谭宗明有不好的预感。

——高架上的重大追尾事故,五人左右重伤,十余人轻伤。

赵启平挂掉电话,咒骂了几声肇事司机,然后穿上谭宗明递给他的外套,又踮起脚亲谭宗明一口,头也不回地走出楼道,狂按电梯按钮。

“等我回来啊!”

谭总在家门口站了一会儿,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战争时期丈夫外出打仗,独守空房的女子。

赵医生在医院里待了三天三夜,只来得及给谭宗明打过一个电话。可惜的是,等谭总再见到他的时候,赵医生已经从站着变成躺着了。

连续两天没好好吃饭,把胃溃疡的老毛病又引回来了。
谭宗明一接到凌院长的电话就赶到医院来了,至于视频会议什么的相比起来一点也不重要。

忍住把熟睡中的赵启平大骂一顿的冲动,谭宗明打电话让老宅的管家阿姨翻箱倒柜找出来一盒野生白芨片。

等到阿姨拎着装满白芨汤的大保温杯到医院时,赵启平已经醒了。

他刚醒来的时候意识到一件事。

谭宗明是真的真的很生气。

他拒绝和赵医生眼神交流,脸上的神情淡淡的,只在赵启平需要帮助的时候搭把手。

就算是喂赵医生喝汤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温暖的补汤让赵启平胃里舒坦不少,但他的脸上仍然写满“我难受”以及“我知道错了”。

然后他深情地盯着谭宗明的发旋看,争取早日得到原谅。

僵持了十多分钟,谭宗明长叹一口气把保温杯放下。

然后他伸手在赵启平额头上敲了一个爆栗。

赵启平假装疼的呲牙咧嘴的。

“下次不许再这样了听到没有?”

赵启平疯狂点头。

“你就仗着我拿你没办法。”

继续点头。

“小坏蛋。”

赵启平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诽谤——你不也是?老流氓。

评论(6)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