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纵尔执笔千万绪,不及明月照相思

【庄季】Poison 07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但使龙城飞将在
这篇和关键词的联系是:诗中作者的感情和本文中的感情相似。前文见tagPoison
看在我大年初一还发文的份上,给❤❤好吗?
还要关注和蓝手~

“那你想了解我什么?”季白问。

庄恕沉默不语,他从椅子上站起来长吸了一口气,手还是环在胸前防备的样子。
季白被庄恕突然站起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他撩撩头发掩饰情绪,随意地举动让他头顶上一小缕不听话的黑发翘起来,远看像是竖了一根小天线。

“人高了不起啊。”他嘟囔着,往后退了一步,庄恕站起身来比自己还高了一点点。

庄恕的思绪从刚刚的悲伤中抽离出一部分和季白说话,即使母亲逝去的模样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眼前的青年也算是把他从崩溃的悬崖边拉了回来。

他很自然地伸手想把季白的乱发抚平,抬起了手却意思到这个举动过于亲密。他的整个手僵硬着抬举在半空中,不知道是按下去呢还是收回去。

“怎么了?”季白挑眉疑惑地问,看到庄恕的目光聚焦在自己头顶上,又扒拉了几下自己的头发,完美地错过了翘起来的地方,“我的头发怎么了?”
“哦没事,翘起来了一点,”庄恕收回手指指自己头上靠右的位置,“这里。”

总算把头发服帖地整理好,季白也意识到刚刚庄恕没做完的那个举动十分亲密。
他不着痕迹地又往后退了退,也不开口说“朋友”的事了。庄恕低着头看自己的鞋尖,一下子气氛又尴尬起来。

“咳咳,季白你过来看一下。”李熏然头也不回地朝季白招手,示意他过去看木桌上的遗书。
季白在心里默默念着“谢谢副队”,匆匆和庄恕说了句“那我先过去了。”就逃跑一般地走掉了。

总觉得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庄恕看着季白的背影想。

另一边,李熏然和季白他们在查看遗书内容。不得不说,这是一份很完美的遗书,字迹清晰,语言通顺,把死后财产也规划好了。只有稿纸微卷的边和签名处的被大滴泪渍糊掉的字能证明写遗书时女人的情绪激动。

遗书的前半部分是遗嘱,大量的房产以及财富通通留给唯一的继承人:庄恕,在他成年前由律师保管。
后半部分则交代了她丈夫的死因,以及,她的死因。季白浏览着越来越相比前文越来越潦草的字体,这些文字组合在一起的意义让他不禁颤抖。

(以下为部分遗书,本来是加粗字体。括号内是季白心理活动,希望不影响阅读谢谢!)
我丈夫庄治平,并死于心脏病,而是死于氰化钾。是的,无色无味但剧毒的化学药品,食用微量与心脏病突发时状况相类似。我是在他的饭里下毒的,就撒了一点点,如果尸检的话就会发现,所以我选择自杀,我不想让自己的下辈子在监狱里渡过,我活到现在已经吃过够多的苦了,自杀能解脱我自己,就是恕儿要变成孤儿了。

我曾经无数次想解脱自己,因为恕儿,我的儿子,我最爱的人,我都放弃了。但这次不一样了,我不希望他因为有一个有罪的母亲而收到别人的嘲笑。

要是,当年要是不那么偏执地去追随他,不和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人私奔,或许,现在大家都会好好的。
(在这里,有几滴泪渍把稿纸弄的皱巴巴的,有几个字看不清楚。季白努力辨认着,他想起庄恕说他母亲很爱哭,现在看来,是真的。)

不论现在是谁在看这份东西,可能恕儿是你自己在看。我想和你说:妈妈永远爱你,妈妈很抱歉那天动手打了你,但那是个意外!如果我不出手,恐怕他会把你打伤!不要觉得愧疚,妈妈死了是解脱,与你无关,你千万不要自责。
(这里的字越发凌乱,季白仔细辨认着。)
恕儿你不要怪妈妈,妈妈也是为了你好,你一定要好好的,坚持活下去。

我死后请把我和我丈夫埋在一起,虽然他恨我,但是我爱他。
...
立书人:甄明珠

看完了遗书季白处于长期懵了的状态,李熏然接受能力强些,已经开始分析遗书的真实性。事实上季白认为真实性接近100%了,分析只不过是走个流程。

答应我,为了前半段撩的部分给我❤好吗~
遗书里有伏笔,看不明白记不住的也无所谓,因为我写的东西最后都会揭晓的
故事才刚刚开始噢~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