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谭赵】月色撩人(第一季楼诚印象联文)

戳我主页看目录!!!!!!
*5000一发完
@楼诚印象 快来转载
summary:酸死人的谈恋爱故事,没有激情时光,没有岁月静好,只有沙雕作者和卿卿我我的谭赵。

关键词:灯笼

那天晚上没有月亮,如果要谭宗明回忆,发光的只有手机屏幕和床边的赵启平。

1

谭宗明单身三十几年,爸爸倒是被叫了四五年。

学生时代他单纯的可以,小姑娘送了瓶矿泉水都要托好几个人还她一块钱。等到了上大学的年纪,直接和行李箱一起被打包送到美国。老爷子自己年轻时白手起家,不让自己儿子吃吃苦头实在是不甘心。

一个穷小子,一边读书一边打工一边创业,仗着自己身体好,硬生生地把时间掰成三份用,每天累得晚上看书都重影,哪有什么空闲来谈恋爱?

后来遇到了安迪——气势逼人走路带风,生活更清净了,谭宗明也乐的如此。他一开始的确是有点喜欢安迪的,又聪明又能干的女孩儿,还聊得来,谁不喜欢。直到谭宗明眼睁睁地看着安迪连喝两罐黑啤,明明走路都不稳了,回到家灌下几大口冰水后,还能冷静地坐在桌前和他分析股市走向时的样子,他对安迪就只剩欣赏了。因为他们太像了,都对自己太狠,或者说,都不要命。

回国以后,有了晟煊,那是谭宗明的命根子,那是另一个谭宗明。静静地矗立着,仿佛一头蛰伏着的野兽,等待着最佳的捕猎时机。

晟煊步入正轨的时候,赵启平正穿着礼服,拿着毕业证书,背着他沉重的医学书,从二号宿舍楼搬到一号宿舍楼,开启读研新生活。

2

赵启平和谭宗明不一样,他幼儿园的时候就知道怎么让女老师多给他一份小点心。从小学到高中,虽然屡次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情书依旧没断过,成绩也是一等一的好,每年的优秀学生若没有他,这个奖都会变得没意义起来。旁的男生看他的眼神从羡慕嫉妒到茫然,甚至还有些变态起来。

大学里,加入了学生会,赵启平开始频繁地参加各种校园活动。生动形象地诠释了什么叫“你看得到我,却的不到我”。

同一个校区里的赵教授隔三岔五地就能听到身后有女孩儿偷偷喊他“公公”,他寻思着自己长的也不像太监啊,忧心忡忡地回家问赵妈妈。

赵妈妈听了笑得仿佛赵教授真成了太监:“那些都是喜欢我们启平的女孩儿,你看看有好的也给他介绍介绍。”

赵教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听这意思,自己不是太监,是太上皇。而且皇帝还是个后宫佳丽三千,偏偏一人孤眠,心里只有江山没有美人的绝情皇帝。

真正走出校园又是三年后,赵启平不愿意再读博了,用他的原话就是,书读太多要傻掉的。

事实上,愉快的临床医学实习生生活正张开双臂等待着赵启平,等待着斩断又一个年轻人的幻想。学医的辛苦,从不只是嘴上说说的。手术室外亲属向你投来的充满希翼的目光,推车上血肉模糊的一片,患者虚弱的呼吸声,属于孩童的细微的求助声,还有各种莫名其妙找茬、吵架、打人的闹事者,甚至还有暗流涌动的科长之争...

有太多等着赵启平经历,幸好,他还年轻。

3

三十出头的年龄,蹦迪嫌老,养生还早,偏偏谭宗明能把两者结合在一起还不维和。八点整,黄金档电视节目开始的时候,谭总被老友拽进一家带舞厅的酒吧。坐在吧台前他深思熟虑良久,手指一下喝威士忌的玻璃杯:“给我来杯白开水,”吧台调酒师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哦对了,要热的。”

然后一杯温开水就被放在了谭宗明面前,拿着小费的调酒师心想这是今天遇到的第二个脑子有坑的人。

第一个脑子有坑的赵启平就站在不远处听到了全程,他饶有兴趣地走过去向谭宗明举杯:“白开水?”

谭宗明和他轻轻碰一下杯:“白开水。”然后两个大傻子一口气喝光了剩下的水,调酒师不得不再给他们倒两杯“特制的美味温开水”。

往常赵启平也没有这种来酒吧喝水的特殊喜好,但他太压抑了,他怀疑自己再不出来放松一下就要爆炸了。实习生活已经结束,接踵而至的是更多他不曾遇到过的艰难困苦。虽然很想借酒消愁,但是赵医生第二天还要上班,所以只能借水消愁,放松一会,还要早点回家洗洗睡的。

“为什么喝白开水?”赵启平实在好奇,他扯了把椅子坐到谭宗明旁边。

“年纪大了,没意思,”谭宗明把玩手里的杯子,“而且平时也喝的够多了。那你呢?我看你还是个年轻小伙儿呢。”

“工作原因。”不是赵启平故弄玄虚,托赵教授的福,他看到不少肝硬化的实例,想着少喝点酒也没什么不好的。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眼里是浓浓的兴趣:欸,有趣。还能继续聊。

4

他们坐着聊了一个多小时,赵启平管这个叫化疗,虽然期间谭总去了两次厕所,但那没影响化疗的效果。

手里的温开水总让谭宗明想到在美国经常不要命般喝冰水的安迪,他和赵启平吐槽了一句自己这位疯狂的好友,没成想后者来了句:“你是安迪的朋友?”

赵启平认真打量一下坐在自己旁边的男人,贴身的休闲装,腕表眯着眼仔细看能看出是江诗丹顿的传承系列,而且是限量珍藏,价格应要求提供的那种——他前两天刚刚看过官网,本来想数数价格上的零来让自己死心的,结果人家连死心的机会都不给你。

“谭宗明?”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答案,剩下的即使再不可思义,也是真实答案。赵医生实在无法把眼前微胖还肾功能欠佳的男子和电视杂志手机里意气风发鹤立鸡群的谭大鳄匹配在一起,虽然这张脸还是一样的帅,总觉得气氛很违和。

“是我。”谭总一脸无辜,感觉世界好小,“你是?”

“抱歉没有自我介绍。我是赵启平,是安迪小姐的邻居的前男友。”突然正式地介绍了自己,赵启平花了0.5秒的时间接受和自己聊得十分愉快的男人是谭宗明这个事实。

“哦就是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安迪的邻居谭宗明都有所耳闻,不仅仅是耳闻,是都快听烦了,“好像在创业啊,挺不容易的。”

赵启平含糊地嗯了一声,然后继续他们聊到安迪之前的话题。曲筱绡是挺烦的,不过前女友这种事情他也不想多提。

等十点零七分的闹钟铃声:命运交响曲响起后,赵启平给谭宗明留了个微信,然后就像敲响了十二下钟声后的灰姑娘一样匆忙地挤出人群走掉了。聊的太开心,再玩一点就赶不上末班车了,他又没有仙女变的南瓜马车。

赵启平跑着追上公交的时候,有一丝丝后悔婉言拒绝了谭宗明顺便载他回家的建议。因为他三周前就规划好了回家的路线以及时间,精确到米和分的那种,现在因为遇到谭宗明这个特殊情况而放弃计划,居然感觉有点不甘心。

5

赵启平弄丢了他的小灯笼。他刚乘上公交车就发现了。

小灯笼是纸做的,大概半截小拇指一样长,红彤彤的,做的有点粗糙。虽然小,其象征的深意只有赵医生一人能懂。小灯笼的主人被检查出恶性骨肿瘤,虽积极乐观地配合治疗,她还是被残酷的病魔夺去了性命。治疗后期,小病患拉着赵启平的手说:“哥哥要笑着才好看”,然后塞给他一个小红灯笼,说是能让他好运。

她是第一个让赵医生感觉无能为力的病人,但不是最后一个。

小灯笼一直被他挂在手机上,赵启平猜想是他离开酒吧的时候蹭掉的,他只能寄希望于有人捡到了它并且没把它直接扔进垃圾桶。

谭宗明捡到了小灯笼。赵启平走后酒吧突然从摇滚换成了抒情风格,白色的照射下,红色的小物件实在醒目,而且谭宗明趋势图看多了,对红色尤其敏感,赵启平掏出手机的一瞬间他就注意到了这个与众不同的装饰。他走过去把小灯笼收进口袋,心想这还真是灰姑娘,可惜他不是什么王子,赵医生也没有穿水晶鞋的怪癖。

然后谭总主动联系了赵启平,他推掉了和某集团老总的饭局,留下美好的夜晚和难得调休的赵启平见面。

6

小灯笼失而复得,赵启平感激涕零。

看着赵医生弯着嘴角,小心翼翼地把灯笼放进包里的样子,谭宗明压抑了近十年的坏水突然冒出了头:“你看,我帮你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找回来了,你要怎么报答我?”

赵医生斜了他一眼,不自然地舔嘴唇:“你想我怎么报答你?”

“陪我一晚上?”谭总的笑意都要从眼睛里溢出来了,可惜赵启平一脸纠结没看到。

东西都收下了,再反悔也不合适。而且小灯笼对赵启平太重要了,象征着他医学生涯的开始,的确应该好好报答谭宗明。

赵启平心一横:“好。”

然后他真的陪了谭宗明一晚上。

谭总从来没在赵启平面前端过成功人士的架势,他带赵启平去了他曾住的小公寓,两人躺在单人床上,不盖棉被纯聊天。从赵医生的闹钟铃声开始,谈蒙特威尔第的大胆,聊巴克的装饰音,直到赵医生累得睡着。

凌晨一点不到,下弦月刚刚升起。赵启平白天工作时认真负责,诚实可靠;晚上玩起来他淋漓尽致,绝不矜持;睡着了一张脸无辜又可怜,细长的睫毛微微翘起,谁都不曾想睁眼后是这样一副秋波流转,顾盼生辉的样子。

谭宗明安静地看了一会儿,起身写了张便签贴在赵启平手机上,想了想,把抽屉里的备用钥匙也拿出来放在便签上,然后轻声走了。

上海的深夜,悄无声息却灯光荟萃。谭总一个电话把上次拽他去酒吧的朋友叫起来,交代了一句:“我要是醉了你就打电话给安迪,她知道怎么办。”也只有安迪知道,回国以后他根本没喝醉过。

友人一副你在开玩笑的样子,但等谭宗明点完酒他就笑不出来了。

点酒的人只管专心喝酒,半句话都不说,只是愣愣地盯着桌面看。过了一会谭宗明拿出手机,点开微信和赵启平的聊天框,放在面前一边看一边喝。友人越发摸不着头脑,他偷偷凑过去看聊天记录,只有寥寥数语和表情包,也不像为情所伤的样子,怎么就开始喝闷酒了?

红白混着喝了几瓶,谭宗明一脸麻木,手臂机械一样的上上下下往嘴里倒酒,要不是友人一直盯着他,绝对察觉不了身边人已经醉的神志不清了。

安迪接了电话很快来了,她也很诧异。谭宗明老大不小的人了,这都养生好几个月了,突然发起疯来又是闹哪样?

7

想象一下赵启平乖巧地睡在你身边,你受的住?谭宗明这样的症状实属轻的了。

第二天赵医生突然惊醒,陌生的环境,冰冷的床边,要不是他还有昨晚的全部记忆,怕不是以为自己被白\嫖了。手机上的黄色便签翘了起来,像是在勾引赵启平快到把取下来。

“昨天只陪了半个晚上,以后有时间继续。——谭宗明”谭宗明的签名不是赵医生以为的练笔花体字,一笔一划写的很郑重。

旁边还放了把钥匙——所以谭宗明是提醒我别忘了锁门?

迅速起床出门后,赵启平一边下楼一边搜去医院的路线,然后就看见一辆黑色奥迪停在楼下,司机大哥探出半个头:“赵先生?”

赵启平点头:“谭宗...谭总让你来送我?”在他下属面前直呼其名似乎有点不礼貌,而且赵医生不想被人误会。

“嗯。请上车。”

有车不坐去挤公交?这种傻事赵启平已经做过一次了,他自诩又不是言情小说里的玛丽苏女主,哪来儿那么大的魅力被谭宗明看上。

8

安迪把他送到了他在晟煊的休息室,在整栋楼的中心,方便各楼层来交代工作——又不是霸道总裁,顶楼的办公室地震了都跑不掉。

他刚醒就一个电话打给常接送自己的司机爷叔,还特意嘱咐了换奥迪去送赵启平上班,现在太引人注目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情敌。

等追到手了...是的,我们谭总在经历了前半夜聊天后半夜酗酒的诡异夜晚后,停滞了三十多年的春心突然萌动了。

没有狗血的相遇,也没有夜店的一夜情,他们因为两杯温开水相识,因为小灯笼和重合的朋友圈相知,又因为契合的精神世界相恋。

有第一个半夜,就有第二个半夜、第三个整夜...谭宗明深刻发扬自己创业时的优良品格,锲而不舍、坚韧不拔,不怕苦,不怕累,誓要将赵医生追到手。

赵启平确实低估了自己的魅力,他身上有太多可爱之处引着谭宗明来探求。出生书香门第的高材生,治的了病,撩的了人,会做饭有情趣,知识渊博还爱看书,活脱脱就是当代青年才俊,虽然有点知识分子的傲气和清高,却不矫情做作,反而更惹人疼。

这人设,霸道总裁爱上他一点也不夸张。

9

谭宗明辛辛苦苦快把人追到手的那天晚上,赵启平坐在副驾驶上,突然抬头看向谭宗明。

“欸,你上次说你喜欢我,要追我,那你是准备包养我?”

谭宗明踩油门的脚一愣,车速慢下来。他直觉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问题,回答不好就前功尽弃了:“包养?怎么会。我人都是你的了,明明是你在包养我。”

赵医生被最后一句逗笑了,从谭总嘴巴里说出“你在包养我”几个字实在搞笑。

“好好说话,你到底怎么想的?”他正色问道。

谭宗明索性把车停在路边。

“我真这么想的。”谭宗明转过头去看他,脑子里浮现出赵启平每天在家里洗衣做饭,乖乖等他回家的样子,一阵恶寒,“再说了,你要是肯被我包养,那你就不是赵启平了。”

赵医生点点头,表示自己勉强认可了这个答案。

下一秒,谭宗明刚准备开车,身边幽幽地传来一句话,

“说你爱我。”

谭宗明追他三个月,从来也没说过爱这个字。

谭总诧异,手在方向盘上打滑,他侧过身子与赵启平对视,眼里反射出车窗外的灯光。

“我爱你。”

一句话狠敲赵医生的心脏。

他知道谭宗明为什么不说爱了,这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具有了魔力,小精灵一般在空气中播撒着金色的细粉,如同初春的柳枝萌芽,阳光照射下的寒冰开裂,心动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暧昧的气氛快要冲破车窗。

赵启平突然凑近,温热的气息扑在谭总的大脸上,

“知道了。”

然后他轻吻谭宗明,后者几秒钟能处理大批数据,每年做出上百亿决策的金贵大脑迅速死机。

10

再后来啊?

再后来谭宗明因为违章停车差点被罚钱扣分。

————————————————————————

我好卑微一无良过气写手,有没有小天使为我买赞为我狂?

求一波红心蓝手评论

【凌李】【2019新春楼诚《团圆饭》联文】【凌李】海鲜粥

*2000短
又名:他们总是不一样

@mimi剑雨秋霜

1

遇见李熏然之前,凌远的厨艺仅仅是能用一两个家常菜填饱肚子,他有时间去完善杏林分院都不会去犒赏自己的胃。

李熏然就不一样了。

他只会煮泡面。

不管是康帅傅还是汤大人,李熏然烧水放面,手腕一抖调料包精准地撒出四分之三,盖上盖儿再煮三分钟,一套动作行云流水高深莫测,要不是他对着锅馋巴巴的样子,看了还以为是在泡茶。

2

养李熏然小朋友是真的省钱。

要是他还能让人省点心就好了。

带着海鲜过敏了的儿子坐在医院里,李妈妈一只手攥着李熏然的手不让他乱抓,另一只手遮住他的眼睛不让他散发可爱。在饭桌上只要李妈妈不盯着他几秒钟,李熏然就能发挥他的特异本领吃到他想吃的东西,包括看起来很好吃但熏然小朋友一直不被允许吃的大虾。

凌远就不一样了。

他因为太过听话省心而被担心早熟。

在家乖巧,在外懂事,凌远不允许自己惹出麻烦。他只会轻描淡写地把留有泪痕的抱枕谎称是脏了洗一洗晾在阳台上。

3

凌远是半栋女生宿舍都喜欢的学弟。

可能还有半栋男生宿舍也喜欢他。

凌远小学初中一共跳了三级,表面上轻轻松松地,仿佛神仙学霸下凡渡劫,实际上他每日都在看书,什么厚看什么,什么不懂就看什么,一边查一边读,最后他先读完了家里所有的医学书。

李熏然就不一样了。

他最先看完的是家里的连环画和武侠小说。

在学校里奋笔疾书地写作业,为的就是回家以后书包一扔,窝在床上一边看一边幻想自己成为英雄的样子。

咦?口袋里怎么多了个粉色的信封?

上面还写着“李熏然亲启”?

咦?原来她喜欢我?

咦?这个信封很适合做书签欸!

李熏然高兴地把信封夹在书里,然后跑出去吃饭了。

不愧是李熏然。

4

李熏然更喜欢热。

夏天可以游泳,可以吃冰淇淋,还有两个月的暑假可以玩。冬天的大风刮在脸上生疼,晒着暖洋洋的太阳才舒服。

热菜热汤温暖着李熏然灌满冷饮的胃,酶都恢复活性了。

凌远就不一样了。

冰冷的温度让他保持清醒,刺骨的水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寒风扑在脸上,冷气吸进肺里,凌远需要这些。他总是自责为什么没能做最好,为什么眼看着最敬重的老师离开自己,最亲近的朋友远离自己,最熟悉的环境变得陌生而又无能为力?

打开院长室的门,凌远是一院之长,备受争议,独树一帜。

关上门,凌远是医生,是胃病患者,医术高超,辛酸自知。

5

凌远喜欢喝咖啡。

或者浓茶。

连续十几个小时的手术,不靠点外物支撑,没法一直集中精神。刚开始的时候,一杯水泡一包速溶咖啡就够了,慢慢地变成两包三包四包......

再后来双份浓缩咖啡也满足不了他了,于是凌远正逐渐朝着浓茶的方向发展。

李熏然就不一样了。

除了通宵盯人或者写报告这种偶然情况,他是拒绝任何这种苦不拉几的玩意儿的。

雪碧可乐美年达,果汁奶茶星冰乐,李熏然的快乐源泉能每天换一个不重样。

他甜甜的笑容让人忍不住给他全糖的饮料里再加半勺糖。

这人,甜到骨子里去了。

6

李熏然喜欢睡觉。

头一沾上枕头他就能睡着,不管多苦多累,睡醒了以后又是一个元气满满的李熏然小可爱。

吃饭和睡觉明明是最普通不过,所有人都要做的事,偏偏李熏然乐在其中,享受每分每秒有饭吃,有觉睡的平凡日子。

凌远就不一样了。

睡觉就是他工作的最大敌人。睡眠像是凌远要执行的任务,他总是难以入睡,辗转反侧地数了几千头羊才睡着。凌远身上的小毛小病不少,也不差失眠这一个,反正比胃疼到瘫软在地要好上许多。

凌远想,能快速入眠的,肯定是善良勇敢的小朋友们,也许有烦心事,却不至于苦思冥想,也许有伤心事,却不至于愁断肝肠,也许有后悔事,却不至于痛哭流涕、悔不当初。

是幸运的小朋友呢。

7

凌远喜欢喝粥。

白粥寡淡无味,加点糖就是病人常喝的糖粥,加点酱油又是一番风味。

混着煎饼果子,大饼油条,榨菜萝卜干,同一碗粥喝出不同地域的风情。

得了胃病以后,凌远的午饭常有粥出现。暖暖的一碗,舀起一勺顺着食道滑进胃里 ,热量传递到每一个胃黏膜形成的皱壁上。

再说了,喜不喜欢他都得喝,何必为难自己。

李熏然就不一样了。

他不喜欢喝粥,除了海鲜粥。

小时候海鲜过敏全身痒到快逼疯他的感觉难以忘记,长大了对看到海鲜都有点心理阴影了。

但架不住它好吃啊!

所以李熏然选了折中的美味,一锅海鲜粥,鲜香的味道锁在粥里,不用吃海鲜一样能享受美食。

李熏然忍不住想夸夸自己。

幸好凌远很会煮海鲜粥。

8

李熏然喜欢凌远。

凌远就不一样了。

他爱李熏然。

——————————————————

早就写完了还得等初七发Σ(|||▽||| )

我真的没爬墙hhhhhh

无良作者在线等红心蓝手评论ಥ_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