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纵尔执笔千万绪,不及明月照相思

【巍澜】同学请自重

中秋贺文,大家都快乐鸭~我没爬墙!!
送给 @小澜孩跟沈美人跑啦!!!
*又名:两次让沈巍跑了,一次他没有
*一个真·沈老师和真·小澜孩的故事,4000+
本文1~10时间线<两人相遇,11、12的时间线是在两人在一起以后

01
沈巍后来又一次听到赵云澜那声“沈老师”的时候,神色是恍惚的。

这个称呼轻易地把他拉回十几年前的第一次见面,不过具体是什么日子记不太清了。

不是黑老哥记性不好,只是模糊了时间,更突出了那个人的存在。

02
赵云澜每隔数十年就要转世投胎。

哪怕失去了记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风使舵的风流性子倒是没怎么变。从小就深得除了赵妈妈以外各种女性的喜爱,在学校里小卖部阿姨见了他都能笑着多给颗糖。

神都有浪过头的一天,何况人。

期中考试成绩单一下来,赵母恨不得把自己生养的小崽子再塞回去——倒数第三名,剩下两名一个弱智一个生病缺考。

老师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去外面补补课吧”,启发了这位强势女性,改天就死命拉着赵云澜去找隔壁“传说中的大学教授”。

沈巍也是好运,往年他找到转世后的赵云澜时,后者大多都已超过而立之年,甚至结婚生子了。这次在三岁生日前就找到了,也算是伴随着他长大。

03
虽说强扭的瓜不甜,但当沈巍做好心理准备打开门的时候,赵云澜脱口而出一句惊叹:“美人!”,从此再也不承认是强扭的瓜,非说是自己拧着掉下来的。

赵母恨铁不成钢地拍打了一下赵云澜的头,然后赔着笑脸和沈巍说:“沈老师见谅,小孩子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原谅他这满口胡话的。”不过这教授长得是真好看。

赵云澜听着,挺了挺他三年级的小胸脯,目不转睛地盯着沈巍看。要是妈妈能让这位美人哥哥给他上课,别说每周一次了,每天一次他都愿意。

趁着他走神,赵母被沈巍双眼含笑地迎进门。

双方客客气气地坐下,赵母的请求被沈巍欣然答应、求之不得都不为过。

不通过龌龊的手段,赵云澜能干干净净地站在他面前朝他笑,就是他万年来的奢望。现在赵母主动给出这个机会,沈巍自是一口答应下来。

04
沈教授简直是给自己找了个坑。

和其他七岁八岁讨人嫌的同龄人不一样,赵云澜每周一次的补课,看到沈巍就笑,笑容咧到嘴角棒棒糖都能不掉,也是个本事。

而且他还听话,让干嘛就干嘛,除了你不让他看沈巍,别的随便什么事情,只要是沈巍要求的,他都爽快答应。几个礼拜下来,赵云澜成绩没上去多少,用余光偷偷看人的本领倒是无师自通了。

沈巍头疼。

执着的个性是刻在灵魂里的,投胎多少次都磨灭不掉,他还是小鬼王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了,可惜现在沈巍宁愿自己不知道。

忍受了半个晚上的目光骚扰后,沈教授看着画满爱心却未答一题的试卷,拿着卷子的手都在颤抖。他极力控制自己不让那脆弱的纸张灰飞烟灭,但是这么多年来,想揍赵云澜的念头第一次那么强烈地出现。

05
日子是一天一天的过去,今天的沈教授也在很努力地和赵云澜讲道理。

左不过是一句话“你别看我了,看看书吧。”

赵云澜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也是会看书的。

他凑过去在沈巍脸颊上亲了一口,
“大美人哥哥给我香一下我就看书。”说完竟然真的自顾自去看书了,留沈巍一个人发愣。

过一会沈巍就要送小赵同学回家。

赵母看着西装笔挺的沈巍把一脸玩世不恭的赵云澜提前送回来,想也不想就知道是自己儿子犯事了。一个板栗迅速有力地就要朝赵云澜脑门上招呼,然后敲在了沈巍手背上。

其实沈巍根本就没感觉到疼,硬生生是被充满歉意的赵母留下来要给他涂什么止痛药膏。他坐在沙发上,赵云澜可怜巴巴地看他。

“大美人哥哥,你不想教我了吗?”

“我没本事教了,你让你妈妈再给你找个老师吧。”沈巍头疼地皱起眉头。

“不要!我只上大美人哥哥的课!”赵云澜生气得两脚乱踢,小脸憋的通红。

沈巍小心谨慎惯了,不去招惹赵云澜,暗中仔细照顾他才是最好的选择。

剥好水果端出来的赵母正好听到赵云澜任性的话,刚举起手要打又放下了——给人家沈老师添的麻烦够多了,孩子以后也可以打。

“别胡说八道,你沈老师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没空教你这样的小屁孩。”说完又尴尬地朝沈巍笑笑,把水果和伤药递给沈巍。

06
沈巍象征性地吃了块苹果就拿着伤药走了,纯属是因为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忍不住答应赵云澜。

小赵同学求得一手好情,但赵母不肯再带着他去沈巍家了,实在丢脸。为了不上补课班——沈巍的除外,赵云澜小小地认真学习了一下,然后以显著提高的成绩证明了自己。

趁着赵母烧香拜佛的时候,当天晚上赵云澜站在沈巍门前,跳三跳也够不到门铃,正苦恼着,沈巍没忍住开门了。

未来的赵英俊眨巴眨巴眼睛仰头看沈巍,仿佛上贡般把成绩单举给他看。

黑袍使瞥一眼,气得要吐血。

考得那么好,合着就是因为小家伙没用心,这么多天补的课就是闹着玩呗?

“嗯,考的很好。”沈教授咽下一口气,抬起手摸摸赵云澜聪明的小脑瓜,后者的表现就像一只小哈巴狗。

“那大美人哥哥还教我吗?”眼底重新泛起希冀的光。赵云澜一心想着考得好沈巍就会给他奖励,补课也能继续了。

“不了,你那么聪明,不需要我教。”沈教授心说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赵云澜反应过来,懊悔的情绪掩藏不住。

“可...我还不是第一名啊!大美人哥哥不教我的话.....的话......”毕竟还是三年级的小朋友,瞎话说着说着就编不下去了,要是换了现在的赵处,让沈巍给他上课的理由能写满两张文稿纸。

“回去吧,我还有事,你可以自己回家的吧。”不能才有鬼,两家人家的门就隔了三米不到。

“不能。”大眼睛里湿漉漉的,赵云澜像是快要哭出来了。

“快回家。”沈巍一幅要关门的样子,实则扶着门的手都在抖。

“大美人哥哥...不不...沈老师....”

赵小同学委屈极了,大滴的泪掉在成绩单上模糊了字迹。嫩白圆润的小脸上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鼻涕眼泪齐飞。

沈巍听到那句“沈老师”时浑身一颤,不敢再去看赵云澜,干脆关上门对着外面反反复复地就说一句话:“快回家吧。”

听到赵云澜的哭声渐渐轻了,沈巍才走进房间,把那张画满爱心的卷子从书里翻出来。

画的歪七扭八的,水平有待改进。

沈巍把卷子小心翼翼地抚平放进抽屉角落的铁盒子里。

铁盒里都是赵母扔掉的赵云澜的玩具。

07
赵云澜盼了一周,没等到他的沈老师,等来了装修队。沈巍搬到楼上去住了,他想这样对两个人都好。

第二次见面是在龙大。沈巍辗转多个校园最后选择在龙大暂时安定下来,彼时的赵云澜还不是什么特调处处长,他不过是警校有名的一支糙玫瑰花。

但是真·糙玫瑰花·令主大人也有追不到的人,当年美名享誉校内外的校花自从去龙大当了三个月交换生,回来以后说什么也不答应赵云澜的追求了。

追人这方面镇魂令主赵云澜绝不认输,姑娘追不到,先去看看让姑娘梦魂牵绕的人也行。

为了去上传说中的沈教授的课,赵云澜还旷掉一节选修课,提前去龙大抢位置。

提前半小时不够——沈教授的课不多,赵云澜这次赶巧碰上了百年难遇的沈教授的公开课,能坐一百号人的阶梯教室外面站满了人,一个个像清晨排队抢打折商品的阿姨妈妈一样紧张,夸张点讲,颇有点世博会的味道。

学校领导也没不能临时把沈巍的课安排在大礼堂,那里有其他教授安排了讲座。无奈,只好点了前面的一百多人进阶梯教室,其他的都赶鸭子一样赶到大礼堂去——大礼堂空着总不行。

08
赵云澜和他小时候一样幸运地成为倒数第三个能听沈巍讲课的人。教室门一开,大群女生涌进去把前面几排坐满了,赵云澜晃晃悠悠地走到最后一排,掏出棒棒糖剥开放嘴里,然后眯起他有点近视的眼睛朝门口看。

没等多久,沈巍拿着教案进来了,引起一阵小的骚动,他做了个手势后教室里又安静得吓人。

学案一人一份传下来,赵云澜实在看不见沈巍长什么样,只是感觉他很熟悉,而且说话时的温柔里透出几股不容抗拒的气息。

听也听不懂,看也看不见,赵云澜在口袋里掏半天掏出一支笔,然后把学案上的图片都描了一遍,正准备把所有字上的方框涂满时,沈巍的声音戛然而止。

赵云澜抬起头,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人影朝自己走来。

沈巍的脸渐渐清晰,赵云澜心里“啧”了一声,这个教授越看越熟悉,越看越好看。

“这位同学,新来的吗?”沈巍扶扶眼镜,赵云澜的脸放在一群小姑娘里面辩识度太高了,要不是坐在最后一排,沈巍早该注意到他了。

赵云澜愣了愣,目光闪躲地点点头。

“那也要好好听课。”沈巍曲起手指敲敲他的桌子,十足为人师表的样子。

说完话沈教授就继续走回去讲课了,赵云澜掏出一颗糖又放回口袋,觉得这教授总逮着自己看。他做贼心虚地把桌上画得乱七八糟的学案放到桌子底下,老老实实地坐着,眼睛锁定模模糊糊的沈巍发呆。

09

老实了没有十分钟,又把学案掏出来了。赵云澜凭着记忆想画沈巍,无奈沈巍太好看了,一时竟想不出他容貌上的特征。

想不出,只好按照自己心里最好看的标准画。赵同学人物肖像可是画的一等一的好,高中的时候为了讨女孩子欢心,他自学过两个月。

画了两三遍都不满意,怎么看都没有沈巍好看。赵云澜十分不甘心地随手添了几笔,看着倒像是个长发美男。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下满意了,工工整整地在纸上写了沈巍两字才算完。

等前面坐着的女孩开始补妆、整理头发时,赵云澜看看表,大概是要下课了。

沈巍一放下教案,瞬间被涌上来的同学们围住了,左一个“沈教授”,右一个“沈老师”,问得问题都是精心思考过的。赵云澜挤在外面听了两句,都是些听不懂的事情,怎么都不问的实质性的问题呢?

远远的,沈巍余光好几次瞥到在外围冥思苦想的赵云澜,为数不多的几个男学生里就他最醒目。

“沈教授留个微信吧!”赵云澜突然出声,但他声音不响,周围人又太多,估计沈巍没听到。

沈巍怎么可能没听到?他整理一下袖口和同学微笑着说:“老师今天还有事,大家有问题的话可以让助教转交给我。”笑容温文尔雅,令人如沐春风,女同学一个个被蛊惑地点头如捣蒜。

拿着教案,沈巍面前自动让出了一条道。他走着走着到了赵云澜面前,对他说:“不好意思同学,老师没有微信,有事找助教吧。”然后黑袍使大人风度翩翩地离开了,教案里面夹着那张属于赵云澜的学案——趁人家不注意拿走的。

10
回到办公室,沈巍反锁上门后就去看赵云澜的学案。说是学案,其实就是印了讲义和题目的白纸。赵云澜上课的时候一直上面在涂涂画画的,认真的不得了。

看一眼以后沈巍乐了。一幅和他七八分神似的长发男子的肖像画,旁边毕恭毕正的“沈巍”两个字和龙飞凤舞的“赵云澜”三个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仔细看了半响,沈巍又把学案夹进书里。回家的时候一起带着,要放在铁盒子里好好保存。

不错,比小时候东倒西歪的爱心好多了。

11

再后来,赵云澜变了。虽然他还是满口胡言地认兄认弟认姐夫,或者风流倜傥地含着棒棒糖走在路上,引得路过的姑娘们两颊泛红,步伐加快。

但熟悉他的人都说赵处变了,没那么疯了。以前没事的时候,下班后还带着大家出去玩,现在天天第一个关电脑回家,丝毫耽搁不得。

知情者之一大庆表示,还不是因为沈教授!!

从小郭入职开始,到天下太平,万物安宁,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里,巍澜两个人就是搞到了一起。

过程怎样没人知道,哪怕是大庆也只知道两人莫名其妙同居后,有天晚上赵云澜拿着一个铁盒子,面色不太好地把他丢下了窗外。

那天以后,赵云澜搬回了他原来住的地方——隔壁。
大庆非常委屈,他的猫窝和小鱼干被赵云澜留在了沈巍家,只好两头跑,两头都不讨好,气得他干脆住在特调处了,反正也有人给他送小鱼干。⑴

然后的三天,赵云澜没来特调处。大庆去探查情况的时候,被从屋里隐隐飘出来的黑袍使大人的气场吓得不敢再去了。

赵云澜再来上班的时候,看起来精神抖擞,就是走路慢悠悠的,像个老年人。特调处众人关切地询问他的身体状况,虚伪的样子连大庆这只猫都看不下去了。

“行了行了,老子就是被操是下不来床,怎么样?”

特意带着午饭来看赵云澜的沈巍红着脸听到了全程,并且接受了大家不怀好意的祝福后表示,

“今天的天气也很好。”

12
赵云澜说,我这一点真心,都给了沈巍,也不算错付。


————————————
⑴小说里大庆和特调处看门的是有那么一段故事的,我剧版只看了居白的cut,不知道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