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纵尔执笔千万绪,不及明月照相思

[凌李]无题

暂时没想好叫什么名
短篇
————————————————
     凌远的游泳是李熏然教的。
     一开始是在健身房里,李熏然兼职是个游泳教练。他惊异于凌远一个中年男子竟不会游泳,也惊异于凌远不会游泳的原因是怕水。
     是的,凌远怕水,怕的要死。
     他无法消除童年时的心理阴影,更不会忘记自己快要死 在水中的那种感觉。
     但是游泳对他来说,是锻炼身体的最佳方法。这是他在对比了十七八种锻炼方法后得出的结论。游泳不算太激烈的有氧运动,也比较方便,可关键是,凌远不会游泳啊,他去锻炼个什么鬼?
     韦天舒表示,不会可以去学啊!人又不是生来就会游泳的。
     哦不,他的原话是:凌远你他妈想被别人叫一辈子旱鸭子吗?你一个大男人,以后我们去海滩玩,你要像一个小姑娘一样扭扭捏捏地在岸边徘徊吗?
     于是凌远就来学游泳了,游泳教练的介绍栏上,就属李熏然的最亮眼。
     听说还有些小姑娘,哪怕会游泳也要装作不会的样子,交一大笔钱,就为了每周见他两次。
     凌远撇撇嘴,内心却认为这小伙子长得挺好看的,那就他吧。
     “来,放松,假装自己死掉”李熏然在第一节课对着已经泡在水里,迟迟不敢动作的凌远说。
     凌远听着那能蛊惑人心的声音,强忍着不适,照做了,脸朝下,泡在水里。
     他的眼睛闭着,耳朵却闭不上,听到水里的声音,很安静,安静的不像人间。
    “睁开眼睛”李熏然看着眼前的男子内心慌张的样子,想到了自己第一次下水。
     自己第一次下水,没有慌张,只有兴奋。那时候,太小了,小到连什么是死亡都不知道。但也就是在最近,只自己与季白两人为不被发现,硬生生在水里憋着气躲着嫌疑人团伙,差点没憋过去。这不,老爷子一生气,以休病假的缘由把李熏然从警队打发走了,估计得好一阵子才能会队里...
     李熏然闲着没事,就来教游泳了。
     凌远已经睁开了眼睛,李熏然并没有让他从水里出来,只是在水底隔着游泳眼镜看水底。他从来没有在水里看过东西,感觉很奇异。
     李熏然不知在什么时候也已经下了水。他游到凌远的身边,凌远从水里看到他的身体,还有他所引起的波纹,他在水底的影子。
     他潜到凌远的下方,在水里笑嘻嘻地对他挥挥手,他的头发像水草一般蔓延开。凌远望着他,好似要忘记了换气,这种被太阳笼罩的感觉,已经太多年没有了。
     凌远被水慢慢地移着,他享受着这种宁静。想象着自己的死亡。
     直到他憋不住气了,才把头抬起来。他的脚一下子没踩到池底,李熏然扶住他,笑嘻嘻地说“看吧,就算不会游泳,也不是很可怕啊。水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你活着,你死掉,你挣扎,你不挣扎,水都是一样的。”
......
     很久以后,凌远已经和李熏然住在一起了。
     凌远觉得李熏然教会了他很多,除了游泳,还教会了他假装死掉,在水里感受一种平日里不可能有点宁静。
游完泳,凌远身上的水还没有干,但他心里的水早已经被熏然烘干了。
     某天,凌远一边帮李熏然顺毛,好奇问他为什么喜欢游泳。
     李熏然纠结了好一阵,“那个,有点矫情,就是...我觉得...在水里没人能看见你流眼泪...”
    “那为什么现在又不喜欢游泳了呢”
    “因为,我现在有你了啊”
————————————————————
甜吗
评论吧
我好无聊

评论(1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