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庄季】POISON 18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旧事余音
(本来写的是余音绕梁的意思,看到关键词索性改一改投个稿)
这章有4000,所以不要大意的评论红心蓝色吧~
总目录:喵观的目录

见庄恕当真要把围巾还给他,季白反而不好意思起来:“算了算了,看你可怜,别摘了,带着吧。反正本来就是给你买的。”最后一句是小声嘀咕的,庄恕模模糊糊地就听到个“给你”。他自己冷的不行,看季白身体好,是真的不冷,也就没再坚持解围巾。

这么一闹,两个人才惊觉还在墓园。季白略带歉意地看了一眼庄恕,后悔自己没控制好情绪。后者读懂那一眼里的意思,对他摇摇头:“无事,我们又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其他人管他做甚?”

庄恕真心是这么想的,他突然有个念头想要主动去牵季白的手,一抬起手却又换了个方向,摘掉了石碑上飘落的枯叶。

寒风中,戴着围巾倒也没那么冷了。

告别牧师,司机开车把他们送回市区。季白虽然没有课,但还有课题论文没完成,于是车先开到他学校。下车后,季白飞快关上门,朝车内挥了挥手。

哪怕有那个吻在也代表不了什么,季白想,庄恕对自己的态度并没多大改变——冷静下来想想,或许那只是冲动之下的行为,不包含任何情感的因素。无论如何也敲不开庄恕的心门的话,季白也会有放弃的念头。往深处想想,他自以为是喜欢的感觉真的是喜欢吗?就像是一个球,外面写着喜欢两个大字,若是打开球一看,内里充斥着写了字的小球,是满满的怜悯、包容。季白不知道自己的小球上写了什么,虽然能肯定绝不是怜悯,但他感到迷茫。

索性车窗上贴了深色膜,里面的人看得到外面,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庄恕明知季白看不见,但还是在车里挥了挥手,然后垂下手臂静静地感受车子行驶的振动。在墓地里突然涌上心头的冲动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回想当时庄恕只觉得自己幼稚而可笑。即使...是季白吻了自己,也许只是气氛和荷尔蒙的驱动罢了,他总会认清这份感情有多么荒唐的。退一万步说,庄恕想,自己连牵手的勇气都没有,肯定会让季白失望的。

罢了,反正自己配不上。

*

校门口,学生会主席和副主席还有季白全宿舍的兄弟们都在,他们刚准备去吃饭。季白回头看到一帮人围着他一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样子,摸了摸鼻子没什么底气的说:“咳...那什么...大家都在啊...”

“快到圣诞了,我们出去吃个饭吧....”

毕竟是警校的学生,其他人察觉到季白不太想说,也不再问,老四和老大交换一个眼神,推着季白到周围最贵、圣诞气息最浓郁的的饭店请客。

另一边,庄恕头疼地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心说自己快要出国的事忘记和季白坦白了。他托福早就考过了,因为自己在国内的优异成绩以及有大学教授的推荐,视频面试后美国他最心仪的学校已经通过了他的申请。距离签证批下来还有两三天,圣诞节前一周美国高校正在放寒假。因为庄恕实际年龄只是高二,所以他要提前去学校报到,跟着多待一个学期。所以本来准备八月再出国的庄恕要提前到二月、新学期开学时就离开。

算一算,还有一个多月他就要走,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忘记和季白说了。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庄恕惆怅地坐在车里唉声叹气。

随后的几天,庄恕联系律师把家里的房产信息发给他,找着一套离季白学校最近的搬了就进去。索性还有一个多月要走,他搬家时只带了书、衣服和日用品。季白每天晚上过去和他一起,说说学校里的事情,或者看看书。没人主动去捅那层窗户纸,那纸只好苦苦支撑着自己,盼望被重新糊上一层或被彻底撕开。

*
该来的总会来的,一日晚上,季白盯着桌上的日历:“你不上学吗?学校给出的假期应该早就到了啊。”

庄恕手上动作一顿,一幅要接受审判的样子搓了搓手说:“...三儿啊,有个很重要的事我觉得必须得说了。”
“什么?”听起来不像是好事,季白坐正。

“...算了...没什么。”犹豫的内心让庄恕又转回去。
他不想,只是不想,把自己要离开的事实告诉季白。现实总是残酷地把他梦里的场景砍碎,然后伸出血淋淋的手说:“别妄想了,你们没有可能的。”

季白虽然疑惑但也没多说什么。庄恕压抑着压抑的情绪,两者叠加的后果是让他更加压抑。

在季白的要求下,他们看了一部搞笑电影,笑到眼泪都要流下来的那种。电影放完空气中压抑的情绪虽散了不少,但气氛也没多欢快。等到电视上黑底白字的工作人员表都放完,季白斜靠在沙发右边睡着了。庄恕调高了空调的温度,去卧室拿了薄毯来给他盖上,然后就静静坐在沙发左边,守着他。

*

等到室内的呼吸声渐渐平稳,季白才睁开眼睛,他根本睡不着。长大以后还是第一次和别人睡的那么近——办案的时候盯梢实在困的不行是另一回事。身上毛茸茸的薄毯盖住了他大半的身体,暖和但不会热得出汗。他睁着眼睛,盯着空调上表示运作的红灯,心里想的是自己和庄恕到底怎么回事。

没有明确感情的关系一点都不好,哪怕有一个人冲出来把事情挑明了,也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但庄季都不是冲动的人,特别是庄恕,勇气可能都在墓园那儿用完了。

实在想不出。一会儿,空调上又闪起了表示需要清洁的绿灯,一红一绿看着刺眼,季白无奈地又慢慢合上了眼皮。

庄恕醒来时已是深夜,窗外漆黑一片,仔细去看的话,只有背阳的屋顶上留有的残雪反射的月亮白色的光,就像带着一顶小帽子。

想睡但睡不着了,明明自己不喜欢热,却爱上了一个小太阳。庄恕凝视着晶莹的雪,心想季白身上有肥皂的清香味,很好闻。

光从窗户外撒进来,睡梦中的季白仍皱着眉头,仿佛遇到了许多不顺心的事,庄恕不忍地走过去用嘴轻吻他眉间,直到抚平皱纹才抬起头。

俯下身的那一刻,鼻尖的清香味钻进庄恕肺里,蔓延到整个身体,他坐回旁边的沙发上,睡意袭来,胸前的起伏渐渐就平稳了。

在那种气氛下睡着的后果就是季白到早上九点多才醒。他错过了早饭和晨跑,幸好没错过第一节课。

等他匆忙走到教室,老四很义气的给他留了座。学生会主席看着季白略显凌乱的的头发,用一种几近叹息的语气说:“到底是哪个女孩子把你迷成这样?夜不归宿?”

季白趁着教授没来先猛吃一口从庄恕家带来的面包:“黑告诉你四女的呢?”

“谁告诉我是女的了?”老四听懂含含糊糊的一句话后,季白觉得他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还有待提高:“难道是男的???”

这句话说的太响了,引来了四周疑惑的目光——谁见过主席那么失态的样子?

“干嘛?你反对啊?”季白喝两口牛奶,清清嗓子问。
“没有没有,我只是被惊到了...”这次学会放低音量了,“看来我要输了...”

“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啊,上课了...”正好教授进来打断了季白的疑问,他也只好瞥身边人两眼然后认真上课。

感觉最近身边的人都怪怪的,总是欲言又止,庄恕也这样,老四也这样,好像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果然是因为必修课学到的心理学太浅显了吗?季白想自己下学期要多报一门心理学的选修课,起码得学会如何知晓那两人心里的秘密。
*
时间就这么一日日的过去了,在庄恕的刻意忘却下,他要出国留学一事并未告诉季白。

飞机票已经买好,此时距离他登机还有不足24小时。两人一如既往地看书、玩手机,庄恕的眼神时不时瞟一眼紧闭的卧室门,那里面放着整理好的行李箱,和看一眼就让人生疑的所有出国所需证件。

季白若是不能察觉庄恕的异样,都愧对自己读了两年的警校老师,和实习几个月的警局同事,但不管是卧室的门还是别的什么,只要那扇门关着,他就不会主动去问。

晚上八点多,季白要回去了。他也不明白每天过来陪着庄恕到底是为什么,没有目的也没有结果的事情两人硬生生是干了一个多月,不得不让人感叹其毅力之深。临走前,庄恕叫住了他。

季白正弯着腰穿鞋:“怎么了?”

庄恕沉思默然,安静持续之久让季白忍不住快想要再次发问:“我明天就要出国了。”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没有前言也没有后语。

季白系鞋带的动作瞬间僵硬了。

顿时,季白好像掉进了冰窖里,从心顶凉到了脚尖。说是五雷轰顶的感觉有点夸张,但的确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许久,季白的动作才颤抖着继续,殊不知已经心不在焉地给自己打了一个死结:“多久?”

“绝不会少于五年。”庄恕把季白的反应看在眼里,少不了心疼地移开目光,心想自己也许应该早点说的,说不定能有个缓冲时间。不过现在再想也无用了。

“几点的飞机?去哪里?”鞋带系好了但季白没有抬起头的意思。

庄恕完全是问什么答什么了:“下午两点,去美国。”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在金河机场(名字瞎编的)”

从庄恕家到那机场只要四十分钟,他十一点出发足以。

“我十一点来家找你”良久,季白发话。然后他打开门走了,留庄恕在房间里静听楼道里传来关门的回响。
第二天,一夜未眠的庄恕安静地等着门锁被打开。是的,搬进新家后季白也有一把钥匙。时针刚指向十一,季白就来了。他一言不发地晃动着手里的钥匙,看的庄恕眼睛发花。

季白帮着庄恕一起把两个沉重的行李箱搬下了楼。司机早在楼下等候,就这样在诡异的气氛下,依旧是那辆路虎,缓缓地驶离了庄恕居住一个多月的房子。

一路无话,季白要么拿着手机翻看着,要么就看窗外的景色,庄恕就干脆在季白好闻的肥皂清香中睡着了。睡着睡着,头就歪到季白身上了。也不知道是心里潜意识想那么干,还是身体不受控制地想去接近季白。后者僵硬了一瞬,然后又轻轻调整坐姿好让庄恕靠的舒服点。低头看着某人的睡颜,季白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要出国那么大的事居然瞒了自己一个多月? 他真想掰开来看看这个人脑壳里都在想些什么?

想着想着他更生气了,所幸他理智尚存,不然庄恕靠着他肩的脑袋早就被推开了。

快到机场时,庄恕仍没醒。季白戳他一下,没反应,再戳一下,还是没反应,不由得起了玩心,凑近庄恕耳朵吹一口气。

后者被戳第二下的时候就醒了,只是迷迷糊糊地不想起身,结果耳朵被突然袭击,他几乎弹起来要碰到车顶。庄恕清醒以后看着季白背对着自己笑得全身在颤,无奈地叹了口气,完全忽视了自己为什么坐得离季白那么近这个问题。

终于到了机场,庄季两人也恢复了正色。

偌大的机场里人头撺掇,不乏行迹匆匆的人们拖着行李箱向亲人告别。送机只能到安检口,那里排起的长队是个显眼的标志。走到队尾,季白把行李箱推给庄恕,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告别词来。

“保重好自己。”季白说完在随身带着的背包里摸出两个橘子给他。

庄恕一脸莫名其妙的拿了橘子,看着季白忍俊不禁的脸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捉弄了。

“我就吃一个,剩下都给你。”他很快回答,又递回给季白一个橘子。完全不顾旁边的人用看神经病的眼光看着这两个无声大笑着的人,把一个橘子推来推去。

“我走了。”擦去笑出来的泪,季白后退两步朝庄恕招手。这一别虽还可联系,但长达数年不会相伴,或许庄恕会在放假时回国,或许季白也会去美国,不过那只能发生在两人想清楚和对方的关系后。

所以说初恋没有经验,何况还都是男孩儿,没有成熟者的引导,也没有主动的那一方,他们明知互相暗恋,明知自己怀抱着和对方相同的感情,可就是不说清道明,就是耗着,等待着一个契机。若是幸运,契机很快回来,就好比李熏然和凌远当年因为各种事故相识相遇相知,最终修成正果。若是不幸,像庄季两人这样仍隔着那层窗户纸,就不得已要分开的,只能说是命运的捉弄了。

“你也保重。”庄恕扯出一个生硬的笑,也朝季白挥手。目送着季白的远离,心底有个声音在说:承认吧,有些人是恒星,他之于你的生命就如太阳占据银河系一般理所当然。而这个人对于庄恕来说就是季白无疑。

他茫然地看着季白远去的脚步,双眼渐渐失去了焦距。那一步步仿佛带走了他的所有温度,周围此时的一切都失去了声音,只有季白的鞋踩在地面上的声响传进了他的耳朵,敲击着他的心脏。

还有那过去一个多月的旧事余音环绕在他心里,长久不会散去。

一愣神的功夫,队伍前进了一米多,后面的人暴躁地拍了拍庄恕。等他前跨一步跟紧队伍后,再扭头已找不到季白的背影。

庄恕神色怏怏地转过头来,看到手里握着的橘子,剥开来放一瓣在嘴里,很酸,酸得脸皱成一团,酸得眼泪都要下来了。

————不留爪的话我就再虐一章   哼哼!!————
橘子梗大家都知道吧?一个是背影里父亲对儿子说的话,一个是骆驼祥子里爷爷对孙子说的话。
快完结了,虽然我想凑齐20章可是实在没那么多东西可写了...
用红心评论蓝手砸我吧~这章有虐有甜~但poison走的就是这个风格~我不会be的~(也没说会he哦~)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