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庄季】POISON 14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不爱我就拉倒
青年时期的故事是前篇,三儿帮助恕儿,我觉得以后可以写三十多岁的时候,以后恕儿帮助三儿,大家觉得怎么样?:)

前文目录

poison 01  poison 02 poison 03 poison 04 poison 05 poison 06

 poison 07 poison 08 poison 09 poison 10 poison11 poison12

poison13

总目录喵观的目录

有了盼头,日子也过的很快。庄恕应约到达了季白的警校,看到校园里挂着宣传的横幅,疑惑在心里蔓延。

红色的海报上,白色的字眼醒目地印着,那两个大字深深刺痛了他。宣传活动以及季白邀请他参加的活动在一天举办?是巧合吗?还是说季白骗了他,这两个活动根本就是一个?

如同一口气梗在喉间,庄恕盯着海报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他无暇去想季白的目的,欺骗,他最厌恶欺骗,仿佛一个多星期来内心的欣喜和盼头不过是个天大的笑话。愤怒在心头蔓延,随即又转化为无比的心酸和痛苦涌出。负面的情绪好像波涛汹涌的大海,快要将庄恕和他刚冒出头的些许希望全部淹没。

身后的汽车鸣笛声让他清醒,庄恕麻木地回头转身,步伐踉跄着走出校门。他现在只想逃离。

校门角落处有三两个女生站着,她们青春洋溢,兴奋的神情不加掩饰地流露在脸上。

“快过来,今天有季白学长的演出。”是在招呼伙伴们。
“今天不是反家【】暴宣传活动吗?季白学长为什么要演出?”

“据说是因为他的一个朋友,不过不是我们学校里的,没人认识。今天还特意给他朋友留了座位。”

“是吗?那我可真想认识一下。”

“哦哟,你不要季学长了,有了新欢不能忘记旧爱啊~”她们推搡嬉笑着走进校门。

“瞎说什么呢?说不定是学长的女朋友呢...”

“你不是永远爱我的吗?哼,不爱我拉掉,我不带你去了...”

声音逐渐变小,庄恕也没兴趣再去听了,他脑子里只盘旋着女孩说季白演出是特意为了朋友的那句话。

是为了自己吗?真的...是为了自己吗?

瞬间,大海退潮,一叶小舟浮上海面。庄恕攥紧了拳头又松开,怔怔地看着地面。就算,就算是为了朋友吧,再尝试一次,反正自己也...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他走进校门,随着人流走到大礼堂门口。季白和几个他不认识的人坐在入口的嘉宾签到处,季白的笑容不达眼底却不僵硬,引发众多少女请求合照。庄恕没有见过这样的季白,这样的意气风发,仿佛有珍珠在身边环绕闪耀。但后者看见他的一瞬间,眼睛便亮起来了,那是发自内心的,从内到外透露出的愉悦。他迅速站起身,未系上扣子的西装下摆被风吹着向后甩去,露出内里的白衬衫。

庄恕一会儿想这衬衫好白啊,白得刺眼,一会儿又想季白的好身材被面料紧绷着,一定没有穿休闲服舒服。

然后他落入了一个算不上温暖的怀抱。季白被空调吹得身上都是凉气,他就这样直直走过来抱住了庄恕,并在后者没反应过来回抱时有点不好意思地松了手。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抱过庄恕的手不知道放到哪里好,季白别扭地把手背到身后。

看到那双眼里蓄满的笑意和与刚才完全不同的发自内心的笑,庄恕的愤怒和质问消失了,他低下头用脚尖摩擦了一下地面的大理石花纹,又抬起头对季白轻轻应了一声。

“嗯。”

季白察觉到他情绪不高,心大地以为他看到校门口拉的横幅想起来从前不幸的经历。于是就拉着他进了大礼堂,眼见庄恕在学生会主席安排好的位子坐下后才转身离开,继续自己的工作。

周围全是女生的庄恕十分不自在。左右两位女士都在自拍,为了不出现在镜头中,庄恕只能别扭地弯下腰来,把脸埋在手里睡觉,季白远远看去还以为他头疼。

没有震耳欲聋的主持人出场,一切都很符合庄恕认识的那个季白的风格。专家和附近民警所念的稿子和播放的ppt也很符合宣传活动的主题。单看这些,庄恕就立刻明白了今天季白让他来参加活动的真正目的。不是什么凑数,是善意的欺骗。
但庄恕气不起来,他清楚地知道季白是为了他好,是想让他不再沉浸在过去的痛苦中,是想让他起码打开心里的第一扇门。可是他感到痛苦,以及深深的自卑。他做不到,更不敢尝试。季白和副队长李熏然参加怀疑过他是杀害他父亲的凶手,而他母亲的自杀以及遗书仅仅是为了替他承担责任,庄恕知道,他甚至知道他们去找了氰化钾的来源未果,断了所有线索后才最终结案。

所以他心痛,他不知道为什么季白还愿意接近他,仿佛嫩白的莲花主动弯下花茎去触碰水底的泥土。他害怕花瓣被弄脏了,又害怕花茎因为弯的太厉害而折断,泥土纠结着挣扎着,渴望触碰又希望他远离自己。

季白拥抱他的时候,他想回抱他并且把下巴搁在他的肩上闻他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阳光气味。但随后他又开始唾弃这个想法,僵硬地站着直到季白松手。

季白的情景剧是最后一个表演,他出场前庄恕身边的女孩都沸腾了,更有甚者从包里掏出儿童望远镜立志要一看芳泽。庄恕听着后方传来的要去后台找季白合照的话语,充满恶意地想着季白一下舞台肯定是来找自己解释,合照这种事想也别想。

最后一个表演很快开始了。剧情很简单,是一位男孩看到自己父亲对母亲的暴【】力行为后的内心独白,目的是鼓励被害者勇于举报,并且告诫在场大学生们未来不要有类似对家人的举动。季白只是站在场边的旁白,负责读出男孩的内心独白,男孩是某位演出人员的弟弟。

本来就富含感情的句子被季白的朗读升华了一个档次,观众们都为男孩和他母亲的遭遇而痛心。但庄恕只是一脸玩味地想,如果真的把男孩的内心读出来,那些哭泣着的女生只会被言语中的描述吓个半死。

表演结束后,大半女生注视着季白打开一瓶水,注视着他喝下两口,水珠漏到喉结上,性【】感的令人发指,注视着他旋上盖子,注视着他朝着观众席走过来了。

等等,朝观众席走来?庄恕眼球随着季白身影的靠近而慢慢转动,他不敢置信后者真的大庭广众之下过来找他了。

庄恕左边的位子的再左边就是过道,而那个位子上的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季白走过去坐在那里,把水递给他。庄恕自然的接下,拧开了喝了一口以后也没再还给季白。

“读的怎么样?”季白小声问。剧本不完全是他写的,但男孩的内心独白基本是他创造的,他想听到庄恕的称赞。

“不错啊,独白是你写的吧?就是没那么写实。”

“写实那还能读了?今天不少领导在呢,要是被台词给吓个心脏病突发,我可赔不起。”

“原来你还知道写实的独白是什么样的啊。”

“哈哈哈哈哈”季白没忍住笑出声来,他可以猜测庄恕当时真正的内心独白有多么血腥和可怕,那样他才更心疼。

季白见庄恕没有在意他欺骗自己,忙不迭地先想道歉,一句对不起还没说完就被庄恕摇摇头制止了。

“你不用道歉。”庄恕想了想又说,“其实你完全可以早点和我说的,我没那么介意。”如果是你的话。

“那就好,我还怕你生气不理我。”季白见庄恕是真的不生气,便放松下来对着他扯了一个最大的笑容。

“不带我去看看你的学校?”庄恕被那个笑容噎住了,许久才讲出一句话。

“可能会被围观”“不要紧,反正要被强行拍合照的人是你。”

季白觉着庄恕这话里泛着酸,“那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大礼堂,逛完一圈校园后,又把庄恕和季白宿舍里的人互相介绍认识了以后,季白才送庄恕回家。

回家的公车上,庄恕看着六点一到,树上统一整齐亮起来地暖黄色小灯,感觉又闻到了季白身上的阳光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又拖拖拉拉了很久,抱歉了,前文我明天作链接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