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谭赵】出租男友 01

热度高会有后续

3.5k+的沙雕

1

赵启平死盯着屏幕上自己角度恰好的微笑,蓝衬衫白大褂,是医院走廊上主任医师的那张证件照。

那么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这张照片会出现在这个粉嫩的网站上?

这个该死的,千刀万剐的,名叫“出租男友”的网站上?

2

朋友提醒他,可能是信息泄露,因为照片好看,就被挂在网站上充门面。目的就是吸引更多女性关注。

这年头长得好看也是罪过。

赵启平深吸一口气,一边忏悔,一边浏览给自己递来“橄榄枝”的女性。

越看眼睛越疼,看久了脑瓜都疼。

一整列下巴尖到可以犁地,眼睛大到眼珠子要弹起,鼻子小到赵医生怀疑透不过气,嘴唇红到像刚吸过血的、学历不超过初中的女性,向赵启平发来约会请求。

“帅哥~约吗?我超甜~”

赵启平内心狂按拒绝:我怕糖尿病。

“小哥哥!网恋吗~我萝莉音?”

拒绝:我男高音,会唱我和我的祖国的那种。

“欧巴~超喜欢你的哦~”

拒绝:我看到你就真的快呕了。

“是医生吗~能治好我喜欢你的病吗~”

拒绝:我骨科的,德国骨科。

“男神啊!做我的男友一天好吗?”

拒绝:这个挺正常的,就是性别不太符合。

小姑娘,我喜欢男的你知道吗。

3

赵启平把贴着自己照片的僵尸号“认领”了,两秒绑定个手机号,账号立刻属于你。这个网站的bug多到难以吐槽,制作之粗劣,内容之低俗,简直刷新了我们赵医生的认知下限。

他恶趣味地把头像改成巨丑一只猪,把名字改成中二时期专属的火星文:い╃→苍凉ゝ,然后开始网上冲浪。

赵医生做好心理准备点开网站的“帅气指数排行榜”,花花绿绿的界面,靠前的几位男士都是证件照头像,看来和他是一样的遭遇。

唉,长得好看是罪过。

他默念两遍这句话,点开榜首的头像,发现还是位熟人。

赵启平单方面认识的熟人,属于单面煎蛋那一类的熟。谭宗明也是他们医院的投资方之一,和凌院长关系挺好,而且经常能在电视和杂志上看到他那张英俊的脸。

一想到那些粉丝员工发现谭总的照片出现在“出租男友”网站上后会有什么反应,赵启平就忍不住笑出声。

榜单第二,咦,这个熟悉的头像,不是我还有谁?

即使赵启平换了头像,他还是因为牢固的基础屹立在榜单第二。

看着数十位长相不赖的男士排在一头猪的后面,赵医生心说:

承让了,承让了。

艹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4

出于来都来了,不留痕迹就走太亏了的心理,赵启平向榜单第一发出了约会邀请。

点下去后一秒,界面中心慢慢长出一颗绿色藤蔓缠绕成的爱心,红底白框的字还闪着金光:邀请成功。

太辣眼睛了,赵启平顿时失去了玩下去的兴趣,鼠标移到右上角打算关闭网站。

突然,界面中心出现一朵鲜红的玫瑰,四个字浮现在冒金光的玫瑰上,分别是蓝色粉色紫色和绿色的字:约会成功。

字实在太丑影响了赵启平的判断,他停滞了一秒,思考了两秒,然后狐疑地戳开了左下角的聊天框。

对面那人还顶着谭宗明的头像:

“第二名怎么是只猪?”

谭宗明是实打实的疑惑,他今天被安迪笑了一下午,就因为这个网站。等他浏览完这个网站,感觉自己审美都遭到了侮辱,就在这个时候,一头猪发来了邀约,丑到谭宗明恍惚了一下,把拒绝点成了接受。

再细看,没有个人资料,光凭着一只猪的头像居然是帅气排行榜的第二名?难道...

“你也是被盗了照片的?”他联系自己的遭遇,想明白了其中关窍。

赵启平给对方的敏捷思维点了个赞,眼睛注意到聊天界面上这个“也”字。

你也是... 你也是被盗照片的...

“您是...谭总?”震惊之余敲下一行字,网络世界太不可信,还得确认一下。

“嗯。”

“证明一下...?”

谭宗明对着电脑笑出声,这标点符号用的挺好,都能切身感受到网线对面那人的迟疑和惊恐。

正想着要怎么证明自己是自己,谭总意外点到了赵启平乱七八糟的名字,跳出来一个小框。

【历史记录:ぁ綯气钸、 钉ぁ﹎糖”﹏}  、倪?♀♂妮 、▓?坏ㄝ圭ㄝ圭 、 (_蒍祢变  、赵启平】

赵启平... 赵启平... 赵启平!

不就是凌远医院里那个眼睛很大长得挺帅气的小朋友嘛!还作为青年才俊代表在晚宴上发言了呢。

谭总一下想到怎么证明自己了。

“一起吃晚饭那天,厕所里打电话的是你对吧?”

“...谭总好。”也不知道谭宗明是怎么认出自己的,赵启平默默把头像换成一个水瓶。那头猪实在太丑了。

5

厕所打电话那次是刚和曲筱绡分手,她一直缠着自己想靠做一次解决问题,不管怎么说都不听。赵医生那段时间病人特别多,下班以后干脆就睡在医院里,没想到曲小姐以为他躲着自己,打听了消息,非要来办晚宴的酒店门口堵人,气得赵启平在厕所里差点暴走了。

实在怕镇不住她,赵启平张口开始瞎扯:“你别乱来,今天来的都不是你能应付的了的。”

“我不管!我就要来!你不出来我就冲进去找你!”

“...听话点行不行。今天谭宗明也在,你确定你要冲进来?”

“谭宗明也来——?那我在门口等你!你一定要出来啊—— ——”

暂时解决了这个不定时炸弹,赵启平长叹一口气,然后推开门,这口气又被倒吸回来。

谭宗明就站在厕所门口,不带任何感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洗了洗手走了。

赵医生尴尬地站在原地,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就看到谭总留给自己的一个背影——宽厚的背影。

这事他都没和别人提过,虽然自己也没说错什么话,但这拿人当挡箭牌还被正主发现的事情,想想还有点小愧疚。

6

网线那边连着谭宗明,赵医生坐姿都端正几分。

那可是医院最大的金主爸爸之一,凌院长的好朋友啊!这要说错一句话得罪了谭总,前途和钱途全部灰飞烟灭了啊!

“这个头像怎么改啊?挂着我照片实在影响不太好。”

赵启平小心翼翼地戳开消息,宛如一个打消消乐的老奶奶盯着屏幕。

嗨呀,没想到谭总连换头像都不会。

他飞快打字,把步骤写的一清二楚,别说电脑小白,就算是条认字的狗,看了他发的消息都能学会。

谭宗明扶额,虽然自己常被调侃是电脑白痴,但还没白痴到这个程度吧。

“不用这么详细的,谢谢赵医生了。”

“不客气,谭总有需要随时找我”赵启平思考一下,加上一个句号再发出去。

然后他以一个极痛苦的表情,新开了一个收藏夹,把这个网站收藏起来。

返回榜单的时候,他看到自己和谭总头像上都出现了“恋爱中”几个荧光绿色的小字。没想到这个网站还挺认真,一个人不能同时和多人聊骚,除非先接触约会关系。

只是这个配色... 让人怀疑设计者是个红绿色盲。

7

那天起,赵启平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这个迷人的网站,看看有没有收到消息,看到有没有从榜单上掉下去。

前一个有,后一个没有。

谭宗明鬼使神差地又点开浏览记录里清一色邮箱网页中最突出的那一个妖艳贱货,“出租男友”这名字起的挺吸引人,但网站里似乎没这个功能?

喜欢探究并钻研到底的谭总仔细一想,觉得事情不简单。从用户上看女性占了八成,随便刷一下首页就能看到十几个人的最新动态,说明活跃度还挺高。

那这个网站是怎么以死亡审美和贫瘠功能留住用户的呢?

谭宗明就同意了赵启平一人的邀约,想要探索双人新功能只能和他一起,谭总估摸着这么恶心的网站赵医生大概不会打开第二次,所以就瞎点乱戳用了一堆情侣功能。什么送心送气球送个爆炸玫瑰,说情话写情书讲故事,爱的抱抱,深情之吻... 一个不落全试了。

赵启平这里都被轰炸懵了,从爆炸玫瑰开始他就坐在电脑前,看着一朵花炸成五颜六色的花瓣,飞散到屏幕的四角,再渐渐聚拢,组成一个word文档里自带彩虹色艺术字的“我爱你”。

土到令人“啧啧”称奇。

一波轰炸完以后,赵启平颤抖着双手打字。

“谭总...是您吗?”

谭宗明玩了一圈感觉好无聊,看到赵启平发来的消息,本想默认当被盗号了,思考了一下有点良心不安。

“是我,我只是想试试有什么功能,不知道你还在线,抱歉打扰你了。”

“没事谭总,我刚刚发现一个新功能,在首页最底部有个小链接叫使用一下,您可以去看看。”

谭宗明点开链接,感叹一句藏的好深。

链接里才是“出租男友”的真实操作过程,有教程,价钱和可租的人,隔几分钟就有动态显示谁谁谁又租了谁谁谁一小时,花费多少多少小金币。

所以这个网站的赚钱渠道就是小金币的兑换,谭总职业病犯了,拿出手机开始算网站设计者一个月的盈利。

大概估摸一下,能有个两万不到,一个月就能值回成本——购买他们照片和姓名的信息成本。

8

除了在可租男友的范围里挑人,有情侣关系的人也是可以互租对方的。谭宗明坦坦荡荡向赵医生发起了“租赁合同”,充钱的速度不亚于那个爆炸玫瑰在赵启平电脑屏幕上飞散的速度。

要说他没有私心也是不可能的。

谭大鳄年过三十无妻无女,没有女朋友不包养小明星,简直是男总裁的典范。原因除了谭总洁身自好以外,就是他喜欢男的,年轻的时候还出去耍一耍,享受夜上海的繁华,现在早没这些个心思了,就盼望着身边的人能过的更好,公司能更上一层楼。

那次在厕所看到赵启平,仿佛是非诚勿扰里的心动瞬间。他似乎刚刚还打着自己的旗帜恐吓了别人,大眼睛里什么都藏的下,眼底一丝狡黠还没来得及收走,一点厌恶还有一点烦躁,突然又变成无辜尴尬的样子,谭宗明忍不住想问他在给谁打电话,话到嘴边又止住了,问出来好像不太礼貌,所以他看了赵启平一眼,洗洗手走了。

为了给他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谭总不得不过了半小时再来上厕所。太频繁去厕所容易被误会,成功人士的生活也是很不易的。

解决了小小的生理问题后,谭宗明回到座位正巧赶上赵启平的演讲。

赵启平毫不怯场,态度自然又不失尊敬,演讲气氛轻松幽默,结束前谭宗明就听到身边有人小声道:真不愧是我院青年才俊。

灯光聚拢在赵医生身上,显得他光彩夺目,气质超凡脱俗,谭总看着他竟挪不开眼,喝口酒遮掩了一下自己的目光,情不自禁地想象了一些以赵启平为主角的香-艳画面。

台上赵启平也不是心如止水的,他甚至因为紧张而红了耳尖,所幸灯光太强看不清晰。演讲不是头一回,可在那么多各界大佬面前演讲是头一回,稍有不慎就丢了全院的脸,那么大的担子要不是凌院长免他一个月夜班,他死也不会同意。

上台前又赶巧在厕所里遇上那么尴尬的事,赵启平分神去找谭宗明的大头,没想到猛地与他四目相对,忙移开目光后整个耳朵都红了。

真真是英俊极了的一张脸,若自己是个直男,说不定今天也会被掰弯。

9

赵启平正回忆着,电脑响了。

“您的男友先生向您发来了租赁合同。”

“为期一周,您会是他的出租男友。”

“是否同意?”

同意,同意,当然同意。

送上门的机会不要,真不把赵医生当副主任了。

哼。

---------------------------------------------------

评论我评论我!

随便说什么让我知道你们在看!

评论(40)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