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谭赵】夜店爱情故事

4000+如题  ooc预警

高产过后会停更到暑假,大家都懂啊
喵观的目录

看到最下面那个黄色的圆圈了吗?快点进去给我打钱

----------------------------------

夜店里急促地闪烁着霓虹灯光,靠近吧台的地方却是一片昏暗。暖黄色的空气趴在赵启平长长的睫毛上荡秋千,在脸颊上投出一个扇形的阴影,活像化了万圣节的妆。

 

他轻轻地摇动手里的金属杯,杯里的冰块碰撞出好听的声音。赵启平眉眼微抬,单手倒酒,调了一杯澄清的干马天尼,半片柠檬卡在杯沿上。

 

液体微晃,整杯酒被赵启平扶着推到谭宗明面前。

 

“先生,您的干马天尼。”

 

谭宗明今天陪着朋友来的,他也不会蹦迪,就坐在吧台旁喝喝酒看看热闹。

 

“干什么?干我?”光坐着有点无聊,谭宗明想逗逗调酒师。

 

“您的干—马—天—尼—”赵启平另一只手还忙着,没抬眼看他,心想又是一个喝大了的,可惜了自己调的好酒。

 

谭宗明握住赵启平扶着酒杯的手,在后者皱眉抬眼的一瞬间又送开,歪着头浅浅地笑。

 

赵启平面无表情地缩回手,借着昏暗灯光又瞟了几眼谭宗明,倒酒的动作一顿,洒在桌面上几度。

 

太犯规了,那么大脑袋还长那么好看。

 

“先生您对我有什么意见吗?”赵启平不着痕迹地擦干净桌子,把调好的玛格丽特递给斜对面的另一位顾客。

 

那人拿起酒猛喝了半杯,随手牵了一个穿着裸露的女孩喂给她那口酒,揽着女孩的腰就进了舞池,留半片柠檬遗憾地飘在酒面上形单影只。

 

赵启平习以为常地拿回酒杯倒在垃圾桶里,这样的人每日数不胜数,手里有点闲钱就来夜店玩,人品差素质低,找到个模样还行的女人就往楼上带,也不怕染上病。

 

“没有什么意见,我醉了啊。”谭宗明瞎话张口就来,换一个角度看赵启平也那么赏心悦目。

 

不时有人坐到谭总旁边大着胆子摸他的腿,把各式各样的写着微信号的东西塞给他,除了餐巾纸小票,喷了香水的手绢,甚至还有撕下来的衣角。

 

“这么受欢迎啊?”眼看谭宗明怀里多了一个明显是男性给的烟盒,赵调酒师又多打量对面人几眼,发现这个大头看起来还挺有钱,整个人温文尔雅的气质在夜店里格外突出,难怪那么受欢迎。

 

 

谭宗明是真有点醉了,来之前他已经喝了一轮了,红白夹杂着就算酒量再好也撑不住太久。换了别的时候他不收敛着气场没人敢靠近,今天他只觉得脑袋昏沉,小孩子心性全冒出来了:

“不喜欢他们,就喜欢你。”

 

这句说的可当真不委婉,但也不意外,总不会有人来夜店里举着麦给大家背两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童话故事里王子和灰姑娘在舞会上一见钟情,赵启平当然不相信童话,但在那个吵闹的环境里,吧台是唯一安静一些的地方,像是独立的自我,融入社会又与众不同。

 

赵启平洗好酒杯挂在杯架上,手用毛巾擦干搁在谭宗明面前的桌上,人凑过去对着这个全身散发魅力而不自知,双眼逐渐迷离的男人,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

 

“我还没下班呢。”

 

他说话的时候香水味直窜到谭宗明鼻子里,不是清淡甜腻的味道,很浓郁但也不呛鼻,沉郁而辛辣的闻到,闻到一点就能感觉到那股不动声色下的心潮暗涌。热情中透露着阴冷,薄凉里又有一丝挽留,矛盾的两面糅合造出一份惑人的媚态,撩动人心。

 

赵启平品味不俗,这香水太适合他不过了。

 

谭总只是看起来醉了,脑子还清醒着呢。他抿干净酒杯里最后一小口,把空杯子递给赵启平。

“那我再讨一杯酒。”

 

可怜巴巴的样子,就好像他真的是向赵启平讨酒喝,而不是在花费自己钱包里的余额。

 

过了凌晨一点,来吧台的人几乎没有了,都在灯光下随着节奏摇摆。赵启平也遇到过相中自己的,都是些自我感觉良好,脑子缺零件的人,头发一撩领口大开就全场最骚了,搞得好像是个人都得跪着求他临幸。

这样一比谭宗明就很不一样了,看得出来平时是个器宇不凡的有钱人,现在喝醉了,发胶软了,整个人也弱势了好几分。

 

赵启平接了酒杯,为唯一的顾客工作“再来杯什么?”

 

“干—马—天—尼—”谭总眨眨眼,尽量露出无害的表情。平时对着员工和朋友,他无法露出最真实的自己,职场上任何方面的示弱都是绝对的败笔。朋友也有朋友的相处方式,不同的人都要不一样的对待,就像不同场合的穿着,穿错一件内衬都会被议论猜测自己的内心想法。

 

此刻他对着赵启平他却没那么多念头,酒精多少麻痹了他的思维,不由自主地想靠近自己看的顺眼的人,靠近自己想亲近的人,哪怕是个陌生人。

 

赵启平怀疑他就是故意的。

 

赵启平不用怀疑,因为谭宗明脸上写满了“我就是故意的”这几个大字。

 

心里惦记着别让人喝醉了,赵启平倒完烈酒又舀了一勺扔掉,整个动作被谭总捕捉,笑得又开心了一点。

 

他担心我喝醉诶,真可爱。

 

“您的酒。”赵启平多摇了一会儿,酒液被稀释了,喝起来比第一杯柔一些。

 

“谢谢。”谭宗明很郑重地点头,仿佛在答应什么要紧的决策,他举起酒杯品一口,眼神不离收拾桌子的调酒师。

 

赵启平对待工作的态度很是认真,一只节骨分明的手握着瓶口,另一只拿着毛巾贴着瓶壁擦一圈再放下,神情就像是相识多年的情人。

 

啧,手握柱体上下摆弄,配上赵启平那么好看一张脸,容易让人产生会被屏蔽的想法。

 

吧台两点钟下班,剩余时间一直到天亮都是属于狂蜂浪蝶的,赵启平收拾好了自己的地盘,不急不慢换好了衣服,出来的时候谭宗明还半醉半醒地斜靠在墙上等他。

 

“下班了?”

 

赵启平把人牵着往外带,尽快远离这个嘈杂的环境,“下班了下班了。”

 

“那你送我回去吧。”

谭总还能走直线,他走到停车场找到车上了副驾驶,把钥匙和写了地址的手机交给一脸诧异的赵启平,然后系上安全带开始睡觉。

 

小调酒师在没有风的停车场独自凌乱,这个剧情发展和他想的不一样。

 

赵启平照着地址,稀里糊涂地跟着谭宗明停车上楼进了公寓。

 

谭宗明把他拉扯到床上,衣服都没脱就凑过去亲他,然后把手机掏出来定了个闹钟,翻个身就开始睡觉。

 

小调酒师习惯了日夜颠倒,他现在精神的很,被谭宗明突如其来的操作搞的一脸懵。

 

什么玩意儿?

 

亲完就睡?

 

我躺在你旁边你睡得着?

 

赵启平很难过,他决定要等谭宗明睡熟以后,把他家里搜刮一番然后跑路。

 

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干,因为他看着自己刚认识不到一晚上,却突破自己认知三次的谭宗明的侧脸,心想着不和醉鬼讨说法,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谭总当然没有睡着,他就是故意的。

 

等听到耳边人呼吸放缓,谭宗明转过身去看他。

 

漂亮男人被过于露骨的目光盯得皱了眉,嘴唇微张着一个好看的弧度,一双勾人的眼睛闭上了,长睫毛卷卷地微颤着,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

谭宗明看着,越发的不敢动了。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在夜店里的时候,赵启平认真工作的时候,就像丢进池塘的石子,精准无误地击中他的心脏泛起阵阵波澜。

 

有些猎物,一旦出击了,追不到,他谭宗明绝不罢休。

 

如果今晚他挂上总裁的面具,凶残地把人带回家吃干抹净,那第二日的清晨,闹钟响起的时候,身边绝不会有赵启平的身影。想要留住人,至少得让他产生兴趣。

为了今后每日都能看到的,赵启平迎着阳光的白晢侧脸,放弃今晚还是很值得的。

 

谭宗明安慰着自己,心想着以什么动作下床去厕所赵启平才不会惊醒。

 

再不去就憋不住了。

 

 

 

 

哦,他指的是尿。

 

第二日赵启平被闹铃吵醒,一脸迷茫地抬起头在床上摸手机,准确无误地摸到谭总正精神着的下半身。

 

谭宗明抱着枕头翻身,这小子再撩拨他可就忍不住了。

 

“起不起啊?”赵启平没睡醒,声音有点沙哑。他许久没有好好睡过觉了,可能昨天被谭宗明熏了酒气,睡的特别死。

 

“不起,才十点。”

 

“你干什么的啊?十点还不去上班?”

 

“干马天尼... ”

 

“... 你睡醒了吗?”

 

谭宗明不回答,他昨天就安排好了工作,今天不去晟煊完全没问题。

 

过了半晌,赵启平都快再一次睡着了,谭总突然开口问他:“你叫什么啊?”

 

赵启平晕晕乎乎,毫无自己身处异乡的感觉:“赵启平。”

 

“好名字,你听说过谭宗明吗?”

 

怎么会没听说过,赵启平每天打开电视看一会儿本地的晚间新闻,但凡与商业有关的报道总能看到谭宗明在远处站着鹤立鸡群的身影。夜店旁边咖啡厅里杂志架上的杂志也有谭宗明的大脸,赵启平下班时经过瞥到一两眼,虽然不认识是谁,但也混了个眼熟。

 

“听说过,怎么了?”

 

“没什么,他躺在你旁边。”

 

“哦。中午吃什么。”也没有太意外,他想。不过真人比杂志好看。

等等,谭宗明的下属知道他某方面功能不佳吗。

 

“你想吃什么我叫阿姨来给我们做。”

 

赵启平不太清醒,随便说了几个菜,又继续睡过去了。如果谭宗明喝的不是他亲手调的酒,他真要怀疑昨天亲吻的时候是不是有乱七八糟的液体进了自己的嘴,要不然怎么睡了大半天还不想起。

 

麻痹他的不是外因,是自己,谭宗明给了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安全感。或者说是因为谭总自带特殊的气场,只有他喜爱的人靠近会感觉温暖,厌恶的人靠近只感觉凛冽的风刮过。

 

阿姨进公寓来烧个饭,走之前把两个人叫起来,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外放广场舞必用歌曲把两人闹醒。

 

这位看起来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起来了起来了。”谭宗明爬起来进了厕所,睡了半天现在也饿得不行,饭菜的香气弥漫在整间屋子里,直勾的人去尝一尝。

 

赵启平把一只袜子睡没了,裤子蹭到了膝盖下面露出小腿,头发乱糟糟地衬得脸格外小,两只眼睛半磕着朝有声响的地方望过去,看到谭宗明毛巾擦着脸往外走。

 

刚清醒就看到这样的场面,谭总停滞了一秒,喉结滚动走出卧室。

 

再多待十秒钟他都要疯了。

 

小调酒师收拾干净走到客厅,老夫老妻的气氛多少有点诡异,明明一小时前才刚知道对方的名字。

 

“吃饭,等你呢。”

 

赵启平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他把手机插兜里走过去,婉拒了谭总一起吃饭的邀请。

 

“不了,我有事要回家。”

 

“吃点呗,都是你刚刚说要吃的。”

 

我什么时候说要吃了... 哦,对不起我真说过... 

赵启平陷入回忆,好像自己真说过几句要吃什么,那就尴尬了,不吃多不给面子。

 

“就当谢谢你昨天送我回来。”

 

谭总真诚地看他,心里想着的七七八八的都是坏主意。

 

都是成年人了,给台阶不下脑子有病。赵启平坐下陪着谭宗明吃完了一顿饭,的确很和他口味,阿姨的手艺特别好。

 

仿佛养成类游戏一样,谭宗明在脑子里给清单上“看他吃饭”这一栏打上了大大的勾。

 

下午就没什么理由再留下了,赵启平颇遗憾这么好看一个人居然*功能障碍,正想着要及时止损,谭宗明收拾好碗筷又叫他。

 

“赵启平... 对不对?下午陪我去看音乐剧行吗?我朋友送的两张票,一个人去太无聊了。”

 

赵启平一下又精神了,他喜欢这些东西,但他一没有空二没有钱,不少特别想去的都看不了,遗憾极了。谭宗明这次是歪打正着,成功挑起了赵启平的兴趣。

 

“去啊,不去多可惜。”

 

谭宗明心上算盘打得可响,吃了饭睡了觉看了音乐剧,小狐狸再想跑是没可能了。

 

过了下午吃了晚饭,再回到公寓两人总算是滚到了床上。本来谭宗明还想再忍忍,无奈小调酒师经常撩人不自知,一天到晚连眼神都带着媚,这要是再忍下去谭宗明都要怀疑自己不行。

 

都是吃过见过的,但从没遇到那么契合的。

 

事后的谭总气场就憋不住地往外散,几年前金融危机的时候,他一人对着全董事会发狠的样子总算是在赵启平面前流露了几分,脸上神情俨然是追到猎物以后的餍足。

 

赵启平眯着眼看谭宗明,大脑分裂成两半。

 

一半在检讨自己白天觉得这个男人*功能不行是多么幼稚的想法,一半在想自己上不了班会被扣多少钱。

 

此时赵启平还没有意识到一个严肃问题,虽然他不相信一见钟情,但他相信日久生情。

 

“日”是动词的那种。

 

恰好谭宗明也相信。

-------------------------------------------------

评论红心蓝手

不交出来就给你喝干马天尼——

评论(17)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