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纵尔执笔千万绪,不及明月照相思

【庄季】Poison 11

失踪人口回归~此章过渡~

喵观的目录http://zuorushiguan.lofter.com/post/1e7f602b_128d8b87
大家不要着急啊~给我❤蓝手评论好伐?

果然,一推开那扇半掩着的门,里面就传来激烈讨论的声音。

然而尖锐的女声还是突破层层阻碍,险些冲破季白的耳膜。

“季...季...白?!”

“我确定我的名字不是季季白,亲爱的学生会副主席女士...别扑过来!”

长相娇小的女生并未停下动作,她一个冲刺加熊抱把季白差点扑倒在地上,后者伸长手臂不让自己和女性的身体有过多的接触。

“怎么突然回来了?”另一个带着银边眼镜、斯文的年轻人走过来把副主席从季白身上扒下来。

“想回来就回来了啊。”季白靠在墙上缓了口气,女人太可怕。“老五,我现在是不是该改叫你一声主席了?”

“你不仅得改叫,你还得请吃饭!”季白口中的“老五”笑眯眯地说,全然不顾远处惊恐的学弟学妹们。

废话,能不惊恐吗?

好好的会议(吵架),被一个突然闯进来的面生学长打断了,而两位主席不但不生气,似乎还挺...兴奋?

还有这个正在和面生学长嬉笑怒骂着的主席,真的和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一副你欠了他300万的主席是一个人吗...

主席还有一个“老五”的外号?这么土的吗...

迷妹们心中对主席的形象顿时崩塌。

不过如果面生学长是传说中季白的话,这一切就可以解释了。

季白在他高一的时候就已经名声卓越了,毕竟颜值和才华齐飞还家境殷实的优秀男性从来都是一票难求的。然而最特别的是,在警校迷妹的强力调查下,季白从初中起连一个绯闻女友都没有。

如此前途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季白却选择了在大三主动提出外出实习的报告。这样的行为等于就是放弃了所有学校内的荣誉和位置。除了现任学生会主席——季白的同宿舍好兄弟以及少数真正了解季白的人支持他以外,几乎无人理解季白的行为,包括季白的妈妈。

据说当年季妈妈为了阻止自己儿子去实习,甚至雇了几个人想把季白绑架回家,让他错过入职报道。

不过从目前看绑架应该没成功。

几个学弟学妹唏嘘不止,要真是像传说中的那样,季妈妈还真是亲妈。

“好啦,我请吃饭——随便你们挑!”季白在和学生会主席的舌战上败下阵来——他本来也没想赢。

“你说的啊!”副主席朝其他人招招手:“会可以改期开,季学长请客的机会不能错过啊!我们吃穷他!”

一群人小小的欢呼一下,为了自己见到活在传说中的人物季白,也为了免费的晚饭。

他们三三两两地走出校门,居然没把靠在摇椅上打盹的保安吵醒。

“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参加你们抵制家暴的活动。”走在马路上,季白突然没头没脑地突然说了一句。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引得走在他前面的学生会正副主席放慢脚步,侧目看他,示意他说下去。

“咳...也没什么主要的原因,就是有一个...算是...朋友吧,有被家暴的经历,我先帮助宣传一下...”季白犹豫半天,还是把庄恕放在了朋友的范畴里。

“谁啊?女朋友啊?”主席先生耸肩表示可以,“反正能让我们季警官回心转意,主动加入活动的人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还真不是什么普通人...”季白想到他早上还为了庄恕的犯罪嫌疑特意跑了一趟大学,有些心虚地小声喃喃。

其实他也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态,一边理性地怀疑着庄恕是凶手,一边又感性地想帮助庄恕。也许是因为庄恕悲惨的童年经历引起了他的怜悯之情,也许是因为他潜意识里并不认为这样的一个男孩会是下毒的那个人。

“你想参与那可太好了,我们正缺人呢。”副主席扭头插了句话,“你要请你那个朋友一起来吗?”

“不不不。”季白连连摇头。他压根都没想明白自己参加活动的目的,更别提要不要请庄恕来。

“不来就不来啊,你这么紧张干什么?”难得看到季白出现一瞬间的失态与失神,女孩儿随口问了一句,转眼注意力又被左手边的商店橱窗吸引了。

季白由衷地感谢这家商店,他心说下次一定要到这家店里多买点东西来表达他的感激之情。

店名叫什么——橘色成人——噢,当他没说。

大餐一顿过后,季白帅气地在POS机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然后他转身走到“老五”旁边,两个人不同的站姿,同样的耍着帅,假装看不见对面演技拙劣的小姑娘们举着手机偷拍。

“老五,几个月过去了风华不减啊。”季白用手肘戳一下学生会主席先生。

“彼此彼此啊老三。”

[至于为什么叫“老五”和“老三”,那还是他们大一时候的事。
宿舍里共六个人,老大、老三、老四到老七,老二因为容易令人联想到某种邪恶的器官,所以没人愿意出任。
不过这称号可不是按照年龄排的。因为年龄最小的季白表示警校里的男人就要凭本事说话。
大家一起做俯卧撑,谁最后趴下谁就是老大。
然后季白荣幸的得到了“老三”的称号。
你问为什么不是老大?噢,因为老大是默认舍长,要打扫卫生,还要做事。]***¹

傍晚,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回到校园。

主席先生还有事要忙,于是让季白一个人回宿舍。

当他推开宿舍门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物品只是蒙上了一层灰,并没有被移动过的痕迹。而他放在橱柜里的各种进口零食已经被消灭的渣都不剩。

妈的,都是王八,连瓶矿泉水都没留下。

老四和老七坐在各自床上,一边懒散地写着论文,一边开着微信确保自己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姑娘发来的消息。

事实证明会给他们发微信的女性只有他们年迈的老母亲而已。

当他们听到开门声时,老四还以为是在操场上锻炼的老六回来了。然后他头也没抬,很随意地说:“老六啊,看看老三柜子里的那个瓜子仁还有没有了?再拿一包来。”

“拿什么来?”季白轻轻关上橱门,压低嗓子学平时老六讲话的声音。

好哇,胆子大了,你三哥的东西也是可以随便吃的?

“就那个红色包装的,放在左上角的。算了你随便拿一包吧,反正我一定要在老三回来之前吃干净他的柜子...”话还没说完,不轻不重的一巴掌拍在他剪了寸头的脑袋上。

“老三?你怎么回来啦?”老四两眼放着光,仿佛刚刚叫嚣要吃干净季白柜子的人不是他。

“不欢迎我?”季白又朝老四的脑袋上来了一下,后者抓耳挠腮一副心虚的样子,他的眼珠转来转去的想要编点什么说得过去的理由“好了别装了,都被我抓现行了。”

旁边的老七也伸手过来在老四脑袋上拍一下,老四一把抓住他的手大声嚷嚷:“人家三爷打我是我活该,你打我干什么?”

嘿,三爷都叫上了。听着像座山雕似的。

“我替咱们三爷教训你呗。”老七瘦瘦小小的个子,他把手一转就逃脱了老四的牵制。

季白手插在口袋里,看他们两个可以用“狗咬狗”来形容的打闹,气氛竟有一丝温馨。

回学校后,没有人用嘲讽的语气问他为什么不继续实习了,也没有在他耳边念叨让他停止自己做正式刑警的脚步。他们只是用行动表示了自己的支持——对季白来说最宝贵的东西。

待到晚上九点多,老大,老六和学生会主席老五才陆陆续续回了寝室。

老大就是告诉季白要写三篇小论文的那位兄弟,但他也很很吃惊季白会这么快回学校。

还有点不习惯呢,上次寝室里所有人都聚齐了的时候还是大三刚开学时。

因为除了季白以外,老四和老六都是学校批准的志愿者,也常常不回宿舍。

更别提主席老五先生了,他太忙了,每天只能晚上有时间写论文。可他又怕灯太亮引来督察老师,所以有时就坐在厕所里直到凌晨才回宿舍。

平日里的夜晚,偌大的房间里只有老大和老七相依为命,而他俩的革|命感情也最深厚。

小小的在房间里开了一个欢迎会后,六个男生齐刷刷坐成一排,每个人的眼睛紧盯着电脑,除了手指在键盘上活动以外,活像一个个望夫石,僵硬地运用上课听到的、书上写的、网上查来的拼凑成一篇论文。

季白暂时还不用写论文,他要写的是实习体验,一万字的那种。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季妈妈安排的。

老四抽空瞟了一眼季白的界面,然后被惊到了。

如此流畅的文字,简洁却详细的过程和真实的体验,真的是季三哥写的吗?

季白稍微转转头,看到旁边老四和下午学生会里新生们如出一辙的惊恐表情,不由得轻笑了出来。

“都是编的。我实习的几个月里除了出任务就是看卷宗,语文水平提高不少。”他轻声地解释了一句,然后鼠标点击字数统计。

哦不,还差三千字。

“三哥厉害啊。”老四打了个哈哈。行,他算是怕了,季白还没跟他算过吃他东西的那笔帐呢。

熄灯铃打响以后,整栋楼里悄无声息的。督察的老师十点半会来挨屋查人数,关手机,关电脑。

躺在对季白来说已经有些陌生了的床上,盖着军绿色的棉被。除了枕头上垫着的毛巾是熟悉的触感,别的所有东西都他都不习惯。

是的,三哥认床。

三天三夜没合眼的情况下另算。

然后季白就想到了庄恕,想到了今天早上那乖僻的大学教授说的话。

相隔多条街道,静坐在床上的庄恕打了一个喷嚏。

有人想我了?

算了吧,不可能有人想我。

庄恕翻身下床,拖鞋已经不知道被踢到哪里去了。他光着脚走到客厅,把斜对着沙发的一扇窗推开到最大。

冷风灌进他的脖子,却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清醒。

庄恕对着空气用力挥舞了几下,脸上浮现出的厌恶表情和他温柔至极的语气形成了诡异的对比。

“走吧,妈。别再回来了。”

又静静等待了十几秒,庄恕仿佛要用尽全身力气,“砰”地一声把窗关上了。

窗帘因为他的动作颤抖着,露出了淡淡的血迹。

……………………………………………………
***¹致敬《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梗
我看微微起码8遍_(:з」∠)_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