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庄季】Poison 06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期末
这篇对我来说很长了...1500字(你好意思说的出口吗...)
我可以把关键词理解为自己期盼之末吗(这样理解和这篇还有点关系)
我把6写成5你们也没人提醒我...
前文见tag:poison

太阳慢吞吞地攀爬着,天空中雾蒙蒙的一片。
睡梦中的庄恕突然惊醒,他没来由的感到心慌。
走出卧室,庄恕看到自己的母亲悄无声息地躺在沙发上,平静的神色,就像是睡着了。
一个念头闪过,庄恕不可置信地走过去摇了摇母亲的肩,甄明珠的手因为外力滑落,她的脸还朝着她的丈夫死去的地方。
“妈。”
“妈?”
“妈——”

寂静,长久的寂静。没有人回答。

这是梦,不是真的,不是...庄恕掐了自己一下,疼啊,钻心剜骨的疼。
闹钟铃声突然响起,原本这个时候甄明珠会叫庄恕起床上学的。
再也没有人叫自己起床了。

不能哭,不准哭......妈要休息,我不能吵醒她...
再也吵不醒了......
庄恕把母亲手里紧紧捏着的纸抽出来,轻轻地给她盖好衣服。
“睡吧,妈,好好休息,再也没有痛苦了。”

一目十行看完纸上写了什么,和庄恕原本想的差距不大。他颤抖着双手先打给120,又拨通了警局电话,是季白接的。他们几个人昨天因为别的案子就在局里将就睡了一晚。

“喂,这里是警察局。”

“我的母亲自杀死了。”

“什么?”季白听出了庄恕的声音,“你是庄恕?”他震惊的声音引来了旁边李熏然的注意。

“怎么了季白?”

“庄恕母亲自杀了。”季白回了李熏然一句话,又对着话筒:“你等着,我们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季白还有点懵。他们昨天晚上的确暗示了那个女人要尸检,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事了。

等季白他们赶到庄恕家,太阳已经升起,不太刺眼的光芒穿过树梢,照射到庄恕家门前的草坪上。
救护车的灯一闪一闪静静地停在路边。

独栋别墅门没关,急救人员已经到了。
李熏然和季白一群人走进去,只感到房间里比户外还冷,像是走近了冰库,没有一点生气。

甄明珠自杀的动机交代地清清楚楚,记录员正忙着在把木桌上摊开的“遗书”拍照存档,李熏然蹲在沙发前,帮着法医检查尸体。

庄恕兀自坐在桌子旁,像泥塑木雕一样,一动也不动。他的手交叉着放在身前,这是个自我保护的动作。

也许死亡是一种解药,但对现在的庄恕来说,死亡就是毒药。

用生死把母子两人永远隔开。

季白走到庄恕面前。
他觉得庄恕的表现很奇怪,不悲伤不痛恨,而是释然的样子,很复杂...很想,很想去让人探究。

好奇心害死人。十年后的季白想,谁让你当年去搭理他,现在被压了吧...

回到现在,季白站了一会,注视着低着头的庄恕。
“节哀。”

庄恕仿佛回魂一般,木然地抬过头,看到面前是季白后,自己也没注意到自己下意识地放松了。

“可以...谈谈吗?”季白站直了身体,手指轻轻弯曲一点一点地敲着桌面。

低气压从两个清瘦青年身上散发出来,没人会想去打扰这微妙的气氛。

“你想谈什么?”庄恕一开口却因为自己低哑的嗓音愣了几秒。他瞥一眼担架上的女人,眼底露出一丝愧疚,很淡,但季白还是捕捉到了。
不管怎样,她毕竟是他母亲。
庄恕看上去太糟糕了。他瘦削,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的脸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有起伏的胸膛证明他还活着。

“关于...你母亲?”季白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语气犹豫...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话题了,虽然他不确定庄恕是否愿意说出来。

幸好,庄恕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

“我母亲?哦..她很傻...非常傻...她因为爱一个人浪费了自己的大半辈子...”
“她为了那个人...情愿舍弃家中上亿的资产...去私奔...”
“可是她爱的人不爱她...是不是很傻?”
“她总是哭...一天到晚都在哭,好像眼泪流不完...有的时候她被打了就躲起来哭...”
“昨天...昨天那个人死了以后...她还是哭,不停的哭...”庄恕回忆着,苦笑一声,“好像哭能把死人变活一样...”

他说不下去了,一种像火一样的烫人气体郁结了他的喉头。他觉得自己掉下了一个万丈深渊里,黑暗像高山压着他,像大海淹没了他。
话也说不出来,气也透不过来,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痛苦能够和他此刻所感觉的痛苦相比。这种痛苦是那样锐利,那样深刻,又是那样复杂,那样沉重。

季白不出声,此刻的沉默才是最好的安慰。庄恕通篇没有提到父亲二字,也许“那个人”就是庄恕父亲,他猜测。

手指下意识摩擦着桌面,季白神游着,一句话轻飘飘地从他说出来。
“你把我当朋友吗?”

庄恕有点懵了,疑惑眼前人的思维跳脱。
“你...你什么意思?”
“你会把我当作朋友吗?”季白回过神,为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懊悔了一秒钟,当然,仅仅是一秒钟。

“可是...我们不是才见过两次吗?”
“一见钟情也不过只见了一面啊。”

庄恕不说话,他不太明白一见钟情和朋友有什么直接联系。

不过...似乎把季白当成朋友也不错。
“朋友吗?...我只知道你的名字和你是实习警察而已...”
“你这是想要了解我的意思吗?”
“...”

和季白这种不会聊天的人交流真是分分钟能被他气死。十年后的庄恕想。

----------------你们要的对手戏-----------------
要❤❤❤ 要蓝手 要关注!
打滚求评论!
上一篇热度太少了我伤心了💔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