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庄季】Poison 04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被伤过的心
前文见tagpoison

等到笔录结束已经是十一点了,季白累坏了,他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
他走到别墅门口透口气,天黑蒙蒙的,繁星点点。他眯了眯眼,感觉到不远处似乎有一个人站着。
走近一看,是庄恕倚靠着花园的栏杆在抽烟。

“还没成年就抽烟啊?谁教你不学好?”季白抢过庄恕手里的烟,丢到地上用脚捻了捻。

“没人教我,我爸用烟头烫我的时候偷偷学的。”庄恕面不改色,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和多年以后的季白特别像,“现在警察都那么闲了吗?”

“说话别这么拽,再说,我还不算是正式警察呢。”季白学着长辈的口气和庄恕说话,抖抖身上挂着的胸牌,语气里透着无奈,已然忘却了一分钟前他还在怜悯庄恕的遭遇。

庄恕上前一步,紧紧攥着拳头。他注视着季白的眼睛,温热的气息扑在他脸上:“实习警员先生,不要摆出那副怜悯的样子,以及,你的队长在找你了。”

季白回头,果然看到李副队急急忙忙地朝他们走来。
只来得及和庄恕说了声“再见”,眼前人就快步和李熏然离开了。

庄恕长舒一口气,这个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实习警官一靠近自己,他就觉得压迫。
天知道是为什么!

李熏然找季白是来告知强制尸检一事的,他越来越觉得事情不简单,也许...也许他们可以假装提交上去的尸检申请报告已经被批准下来了...

“那被发现了怎么办?”季白瞥一眼远处偷偷观察着他们的庄恕,“伪造文件是要负刑事责任。”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记录员插话:“谁说要伪造文件了?我们就假装严肃地套套话,这个甄明珠虽然有个当局长的丈夫,看起来倒像一个法盲。”
“你能指望一个对你家暴的人告诉你法律常识吗?”李熏然翻翻白眼,天这么冷,他无比想念老凌的怀抱。

凌晨两点半,站在这个所谓的家的客厅窗前,庄恕仿佛身上披了一层银纱。
他的母亲呆滞的神情让他产生了一丝不忍,随即他又释怀了,这么多年,终于解脱了不是吗?

警察的话还回响在耳边。
“甄女士,您丈夫就要被移走了。尸检可能会在三天后进行,警方会通知您...”

呵,模棱两可的话,根本就没说是否进行尸检。庄恕嘲讽地抽了抽嘴角,这种明显的心理暗示的伎俩根本骗不到他。
只是...

~~~~~~~~~~~~
欲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
打滚要❤,蓝手 评论,关注~
码字很辛苦的!要小天使抱抱!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