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庄季】Poison 02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口红印
我感觉红心不给力...
要红心!❤❤❤每一篇都是我花了很大心血的,都有铺垫!
在能日更的日子尽量日更,前文戳tagPoison,请不要吝啬你们的红心蓝手!还有关注!

季白连发五个感叹,他再一次环顾客厅。
120的急救人员还没走,估计是在写死亡报告。死因已确认是心脏病,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记录员还在给那谢阿姨做笔录,即使她因为紧张害怕把手都快绞下来了。
站在窗边的清瘦少年大概就是庄恕,他面容沉静,并不见有很多悲戚。
季白没来由的想和这个少年交交心,尽管自己也只比他大三岁。
好似有无形的手推着季白,他越来越想靠近那个17岁的少年,想认识他,想了解他。

“季白!”李熏然坚信他没有喊错名字,可是季白看起来根本没听见有人在叫他。
“季白!”他又喊了一遍。

“啊?李副队你叫我?”季白惊异于自己一刹那的失神,快步走到李熏然身边。
“我都叫你好几声了,”李熏然无奈,“过来帮我做笔录。”
“知道了。”季白从裤子口袋里抽出圆珠笔,接过李熏然手里的记录本,快步走在他身后。

“甄明珠女士?”

“是我。”这位上了年纪的女人抬起了沉浸在悲伤里的脑袋,她的手刚刚捂着脸,泪水从指缝里流出。
她晃了晃身体,好像想把眼眶中的泪水晃走,来看清楚眼前两位年轻人。

“您介意现在做个笔录吗?”
“...不介意。”她僵硬地缩了缩手,想遮住手腕上的青紫。可惜季白和李熏然早就看到了。

“那么甄女士,我们可以开始了。”李熏然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咳嗽一声,回头看向季白示意他记录下所有不平常的事。

“姓名?”
“甄明珠,甄嬛的甄,掌上明珠的明珠。”
“与死者关系?”
“夫妻关系...”好像提到了痛处,她又开始小声抽泣。
“死者有心脏病病史吗?”
“没有,他以前也是刑警啊,身体很好...”

“死者死亡时你在哪里?干什么?”
“就在卧室里待着,治平他经常回来的比较晚,我...我本来想等他一起吃晚饭的...没想到...没想到他就...”说着她又忍不住低下了头。

“请节哀...”李熏然无奈出声安慰。

“能不能别问了,”一个未脱稚气的声音打断他的话,“我母亲非常伤心。”
季白从记录本上抬起头,看到庄恕已经从窗前走到了沙发前,他弯着腰,背对着自己和李熏然,轻声对他母亲说着什么,肯定是安慰的话。
从季白的角度,只能看到那单薄瘦弱的男孩此刻一张一合的嘴,菱角分明的,像两片薄薄的柳叶。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