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谭赵/凌李】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题目的寓意是因为我昨天没码完,所以今天放出来也是不晚的。中秋节快乐。
今天的长,都有近两千个字了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几步之遥
国庆连更5/8

______________

赵启平是一个可爱也可口的蛋黄莲蓉馅的月饼精。可谓是金黄饱满,皮薄馅靓,口感丰厚。

赵启平在被包装之前就苏醒了,也就是说,他经历了光明后被强行放进了黑暗。

一般月饼都是六个一盒的,而赵启平所在的月饼盒里有12只月饼,十二个邻居只苏醒了两个。一个叫安迪的,每天都很安静地在休息,等待着重开天日。还有一个叫曲筱绡的,每天吵的不行,整个盒子里充满了她恬噪的声音。

月饼盒的包装是很精致的,简约又不失高雅。这种月饼一般是用来送礼的。

经过一路颠簸,月饼上了架。凌远路过时顺便买了两盒。

一盒自己吃,还有一盒送给谭总好了。凌远如此想,毕竟刚刚和谭总达成了一些合作,谭总又邀请自己参加舞会,中秋节送送月饼什么的可以巩固友谊嘛。

就这样,赵启平被买走了。两盒月饼被凌远拿在手里,晃悠了一路。

“诶呦。”旁边的盒子里发出一声叫喊,声音如此熟悉,让迷迷糊糊地刚睡醒的赵启平突然兴奋起来。

“是你吗李熏然?”

“赵启平?这么巧啊?咱们没被分在一个盒子里却被一起买走了!”

没错,李熏然和赵启平一样,在被包装前就苏醒了。李熏然是豆沙味的,比赵启平要甜的多。

因为被包装前两只月饼是放在一起的邻居,他们早就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本以为装盒后就再也见不到了,没想到还能听到对方熟悉的声音。

两只月饼精正扯着嗓子聊着,突然就被分开了。

凌远递给谭宗明一盒赵启平所在的月饼盒,

“谭总,一点月饼不成敬意。我自己也买了一盒呢,味道应该不错。”

“嗯,凌兄有心了,请吧。”

饭店内,花团锦簇,一座喷水池立在正中央,美酒佳肴丰盛多样,进出的宾客都是有些名头的。

谭宗明随手把月饼放在自己座位旁边就去喝酒聊天跳舞了,毕竟是晟煊组织的舞会,自己不出面实在是说不过去。

地上的月饼盒不知道被谁不小心踢了一脚,盖子打开了一条缝。赵启平努力想往上爬,可他的力量连盖子也顶不开。只好通过那一条缝来看到外面。

外面的世界真是不错,赵启平想,可惜自己说不定就快要被吃掉了。

一想到这儿,赵启平抓紧时间又看了几眼外面。

亮堂地舞厅,几位名媛谈笑着,还有几位少爷绅士地伸出手请她们跳舞。谭总被围在一群人里,喝了一杯又一杯,还被起哄着要跳舞。

当然,赵启平眼里可不是这样的场景。他只能透过缝里看到谭宗明的脸。

被灯光照的光洁白皙的脸庞,就算是笑着,整个人也是气场十足,嘴角的微笑也能让人感到威严。
嗯,真不错。

这么符合赵启平口味的人只不过里他几步之遥,可是赵启平就是碰不到他。

一只月饼精想要变化成人形必须得要特别大的动力,起码到现在,赵启平还没有。可是说不定碰到谭宗明以后会有的。

一位工作人员悄悄靠近谭宗明,“谭总,等会儿要用的定制月饼刚刚被一位女士不小心碰倒,碎在地上了。这么晚了附近也没有可以买月饼的地方,备用的后厨里再做月饼需要四个小时,时间肯定来不及,您看怎么办?”

谭宗明思索了一会,“我的座位旁边有一个大的月饼盒子,里面大概有十多个月饼,你去拿过来。哦对了,凌院长好像也有一盒这样的月饼,你去和他说明一下情况,让他把他那一盒也拿过来。记得把月饼包装拆了装个盘,还有那个碰倒定制月饼的下次就不要请来了。”

“知道了谭总。那我先走了。”

“快去快回,抓紧时间。”

莫名其妙地,赵启平和李熏然又相遇了。他们依然被摆在一起,却一点也不想再叙旧,因为他们都有感觉自己快要被吃掉了。

钟声敲响了九下,谭总踩着楼梯拿着话筒上了舞台。

“各位来宾们,今天,是个阖家团圆的好日子,我们相聚在这里,就像家人一嘛!”

台下有人举着酒杯微微点头。

“中秋免不了吃月饼,我今天也准备了一些月饼,来让大家解解馋。”

台下人们都相视微笑。

月饼端上台来,谭宗明一个一个分给对公司有比较大贡献的人。

赵启平眼睁睁地看着安静的安迪被拿走了,给了一个穿着大红颜色西装的年轻少爷。

李熏然也被分走了,分给了一个看起来和谭总很像,比谭总严肃的男人。

渐渐地,盘子上只剩下赵启平了。

“那这最后一个就留给我了。”谭宗明总算分完了月饼,他觉得自己都快要笑僵了。

台下人又是一阵笑声。

赵启平被拿起来,扔进一个保鲜袋里,保鲜袋放在一件味道很好闻的大衣上,赵启平猜测这是谭宗明的外套。

舞会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圆满结束了,谭宗明把月饼塞进大衣口袋,拎着衣服进了车。

好饿啊,谭总喝了不少酒,还没到醉的程度,只是突然感觉有点饿。

摸了半天,摸出来一只月饼,嗯,蛋黄莲蓉馅的,是谭总喜欢的口味。

眼看就要被吃掉了,赵启平屏气凝神,突然一下化作人形。

谭总觉得自己肯定是醉了,不然怎么会看到一个裸男出现在自己车上,明明刚刚只是在吃月饼而已啊?

“那个,事出紧急,我一会儿再和你说...你现在有没有衣服给我穿?”赵启平尽量不让司机看到自己,窝这手脚,又冷又难过。

“喏,大衣给你穿。”

事实上,最惨的是司机大哥。他眼看着老板一个人上
车,下车却有两个人,自己又不敢去问,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后来,谭总越发觉得蛋黄莲蓉馅好,外表甜腻,内里黄/色,特别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有错别字,请告诉我。
请把粉丝和热度和评论 艹 起来谢谢
❤❤❤❤❤❤❤❤❤❤❤❤❤

@赋RO格斯基 你不是要给我画头像吗?你这个不守诚信的宝宝......( ̄◇ ̄;)

评论(15)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