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谭赵】天黑下来你就是光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缘,妙不可言

绝对的he

年轻的赵启平,注定是要离开谭总的。

一直和另一个人生活在一起,赵启平害怕了,害怕自己一不小心会产生和谭总白头到老的念头。

两个人要白头到老靠的是对对方无边的信任,赵启平自认为自己做不到,且没有这个魅力让谭总做到。

因为做不到,因为不确定,所以害怕。

既然害怕,那就只好离开。

三月里,风吹在脸上还是疼的。

谭总明知道赵启平的想法,也不拆穿。年轻人总是要疯一疯,才能真正体会到家的温暖。

可是他后悔了,目送着赵启平远去的他后悔了。

心真疼啊,比吹在脸上的风疼多了。

医院的大堂永远是嘈杂的,好像破旧的机器发出的声响,赵启平早就习惯了。

在门诊部,赵启平也坐过两年。千奇百怪的事情,莫名其妙的患者,他也看得多了,现在在骨科病房,反而清净的不习惯了。

还没有忘记谭宗明,还没能忘记谭宗明。

如果没法忘记他,就不要忘记好了,真正的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

赵启平理所当然的想,为自己的私心找到了借口。

在夜晚,酒吧,夜店,比医院还要嘈杂的环境里,赵启平感觉好多了。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独。

在穿着暴露的女人要来搭话前,赵启平离开了这地方。

真的,有点想谭宗明了,想他的霸道地怀抱。

谭总在深夜里站在晟煊的大门口,高楼里还有灯亮着。

回想起当时,金融危机挺过来了,资金链断裂挺过来了,人员大量辞职挺过来了,现在想想,也不过如此。

最困难的时候有赵启平做自己坚强的后盾,虽然有可能赵启平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要一想到赵启平,谭总就充满了动力。

真的好想你啊,赵启平。

你离开后的每一个白天和夜晚都想你。

所谓缘,妙不可言。

走在上海的路上,无论何时都是有人与你同行的。
可能是陌生人,也有可能,是故人。

赵启平早就知道谭宗明把公司移到了上海,但是他不想去找他。若是现在去找谭宗明,感觉自己像为了钱的无耻旧情人。

谭总其实是有想过去找赵启平的,想想还是算了。小孩还没想通,自己去了也没意思。

上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几年了,两人也没遇见过一次。

可能是上天的执意,可能真的是因为缘分。

天上落下了豆大的雨珠,赵启平没带伞,急匆匆地朝着家的方向跑去。

一把黑伞遮住了视线,赵启平意外地回头,熟悉的五官,曾让他彻夜难眠的人,现在就站在他的身后,给他打着伞。

“启平?真的是你。”

赵启平觉得自己大概是被鬼神附身了,看着谭宗明那双能迷死人的眼睛,踮起脚突然对着他亲了一口。

这个举动让两个人都懵了。

“那个...我...我是...鬼迷心窍了!”

谭宗明突然就笑了,开心地就好像一个吃了糖的小孩。

“平平,我想你了”

“嗯?所以呢?”

“你有没有想我?”

“没有。”

“你可以从现在重新开始想我。”

“我没有‘想你’,那我们就‘重新开始’好了”

“重新开始?好...那就从自我介绍开始。”

谭宗明郑重地伸出手“你好,我是谭宗明,晟煊集团老板。”

“你好,我是赵启平,六院的骨科医生。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缘,圆,只要你不断前进,终有相遇的时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真矫情。。
不知道小赵医生和谭总的那段对话大家看懂了没有...
感觉自己没写明白
如果没看懂一定要告诉我,我再解释一下
嗯果然有人没看懂

大概就是谭总问小赵医生想不想他
小赵医生说不想他
然后谭总说那你现在可以重新开始想我了
小赵医生用了一语双关,意思就是因为我刚刚说了我没有想你,所以你说的‘可以重新开始想我’去掉了‘想我’就只剩下了‘重新开始’

红心❤!!!评论!!!!!
为什么这篇热度那么少。。(╥﹏╥)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