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观

如果因失去太阳而流泪,那末你也将失去群星。
可以催更。可以说梗。不许不夸我。

【庄季】Poison 06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期末
这篇对我来说很长了...1500字(你好意思说的出口吗...)
我可以把关键词理解为自己期盼之末吗(这样理解和这篇还有点关系)
我把6写成5你们也没人提醒我...
前文见tag:poison

太阳慢吞吞地攀爬着,天空中雾蒙蒙的一片。
睡梦中的庄恕突然惊醒,他没来由的感到心慌。
走出卧室,庄恕看到自己的母亲悄无声息地躺在沙发上,平静的神色,就像是睡着了。
一个念头闪过,庄恕不可置信地走过去摇了摇母亲的肩,甄明珠的手因为外力滑落,她的脸还朝着她的丈夫死去的地方。
“妈。”
“妈?”
“妈——”

寂静,长久的寂静。没有人回答。

这是梦,不是真的,不是...庄恕掐了自己一下,疼啊,钻心剜骨的疼。
闹钟铃声突然响起,原本这个时候甄明珠会叫庄恕起床上学的。
再也没有人叫自己起床了。

不能哭,不准哭......妈要休息,我不能吵醒她...
再也吵不醒了......
庄恕把母亲手里紧紧捏着的纸抽出来,轻轻地给她盖好衣服。
“睡吧,妈,好好休息,再也没有痛苦了。”

一目十行看完纸上写了什么,和庄恕原本想的差距不大。他颤抖着双手先打给120,又拨通了警局电话,是季白接的。他们几个人昨天因为别的案子就在局里将就睡了一晚。

“喂,这里是警察局。”

“我的母亲自杀死了。”

“什么?”季白听出了庄恕的声音,“你是庄恕?”他震惊的声音引来了旁边李熏然的注意。

“怎么了季白?”

“庄恕母亲自杀了。”季白回了李熏然一句话,又对着话筒:“你等着,我们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季白还有点懵。他们昨天晚上的确暗示了那个女人要尸检,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事了。

等季白他们赶到庄恕家,太阳已经升起,不太刺眼的光芒穿过树梢,照射到庄恕家门前的草坪上。
救护车的灯一闪一闪静静地停在路边。

独栋别墅门没关,急救人员已经到了。
李熏然和季白一群人走进去,只感到房间里比户外还冷,像是走近了冰库,没有一点生气。

甄明珠自杀的动机交代地清清楚楚,记录员正忙着在把木桌上摊开的“遗书”拍照存档,李熏然蹲在沙发前,帮着法医检查尸体。

庄恕兀自坐在桌子旁,像泥塑木雕一样,一动也不动。他的手交叉着放在身前,这是个自我保护的动作。

也许死亡是一种解药,但对现在的庄恕来说,死亡就是毒药。

用生死把母子两人永远隔开。

季白走到庄恕面前。
他觉得庄恕的表现很奇怪,不悲伤不痛恨,而是释然的样子,很复杂...很想,很想去让人探究。

好奇心害死人。十年后的季白想,谁让你当年去搭理他,现在被压了吧...

回到现在,季白站了一会,注视着低着头的庄恕。
“节哀。”

庄恕仿佛回魂一般,木然地抬过头,看到面前是季白后,自己也没注意到自己下意识地放松了。

“可以...谈谈吗?”季白站直了身体,手指轻轻弯曲一点一点地敲着桌面。

低气压从两个清瘦青年身上散发出来,没人会想去打扰这微妙的气氛。

“你想谈什么?”庄恕一开口却因为自己低哑的嗓音愣了几秒。他瞥一眼担架上的女人,眼底露出一丝愧疚,很淡,但季白还是捕捉到了。
不管怎样,她毕竟是他母亲。
庄恕看上去太糟糕了。他瘦削,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的脸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有起伏的胸膛证明他还活着。

“关于...你母亲?”季白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语气犹豫...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话题了,虽然他不确定庄恕是否愿意说出来。

幸好,庄恕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

“我母亲?哦..她很傻...非常傻...她因为爱一个人浪费了自己的大半辈子...”
“她为了那个人...情愿舍弃家中上亿的资产...去私奔...”
“可是她爱的人不爱她...是不是很傻?”
“她总是哭...一天到晚都在哭,好像眼泪流不完...有的时候她被打了就躲起来哭...”
“昨天...昨天那个人死了以后...她还是哭,不停的哭...”庄恕回忆着,苦笑一声,“好像哭能把死人变活一样...”

他说不下去了,一种像火一样的烫人气体郁结了他的喉头。他觉得自己掉下了一个万丈深渊里,黑暗像高山压着他,像大海淹没了他。
话也说不出来,气也透不过来,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痛苦能够和他此刻所感觉的痛苦相比。这种痛苦是那样锐利,那样深刻,又是那样复杂,那样沉重。

季白不出声,此刻的沉默才是最好的安慰。庄恕通篇没有提到父亲二字,也许“那个人”就是庄恕父亲,他猜测。

手指下意识摩擦着桌面,季白神游着,一句话轻飘飘地从他说出来。
“你把我当朋友吗?”

庄恕有点懵了,疑惑眼前人的思维跳脱。
“你...你什么意思?”
“你会把我当作朋友吗?”季白回过神,为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懊悔了一秒钟,当然,仅仅是一秒钟。

“可是...我们不是才见过两次吗?”
“一见钟情也不过只见了一面啊。”

庄恕不说话,他不太明白一见钟情和朋友有什么直接联系。

不过...似乎把季白当成朋友也不错。
“朋友吗?...我只知道你的名字和你是实习警察而已...”
“你这是想要了解我的意思吗?”
“...”

和季白这种不会聊天的人交流真是分分钟能被他气死。十年后的庄恕想。

----------------你们要的对手戏-----------------
要❤❤❤ 要蓝手 要关注!
打滚求评论!
上一篇热度太少了我伤心了💔

【庄季】Poison 05

没想到我突然更了吧~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并肩称王
这篇和关键词有什么关系你们以后会知道的
前文见tagpoison

“妈...”声音里有着庄恕自己也察觉不到的颤抖。
沙发上,甄明珠眼神变得十分涣散,两眼空洞。
“恕儿...妈没事”
说出这句话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她抬起头,尽量让脸上的肌肉伸展出一个弧度。

“妈你别信他们的话!要尸检必须申请,没有充足的证据就不能审批...”庄恕激动地脸涨得通红,几乎要喘不上气了的样子,他现在完全确定自己的母亲相信了警察要尸检的话。
“我知道..我知道...”甄明珠挤出一个笑容来安慰儿子,她重复着念叨这句话,告诫着自己。

庄恕脚步虚浮地走到沙发前,脱下自己的外套,轻柔地盖在母亲身上,像在照顾一个婴儿。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妈”庄恕喃喃低语说着只有两个人能听懂的话,“会好的,所有的事都会好的...”
“我知道...我知道...”

庄恕慢慢地走进卧室,缓缓掩上了门。他转过身,靠着门板,一点一点无力地滑落跌坐在地上。
他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下,神情却无半点悲戚,嘴角上扬着,眼睛迎着月光透出异样的光彩。
撩起自己的袖子,庄恕的手指绕着暗红色的疤痕打转,泪水滴在衣服上,化开了一小片。

都过去了...明天不会有人再拎着自己的领口朝墙上撞...也不会有青葱般修长的手指从自己脸上刮过...也不会...也不会有多管闲事的实习警察了。

客厅里的甄明珠没有睡意,她瘫在沙发上,目光紧紧盯在她死去的丈夫躺过的地板上。

终于...恶人终于死了...
可惜了,没什么痛苦就让他死了...

算了...只要恕儿还在...
恕儿会好好的出国念大学,会有一份好的工作,会找一个漂亮的女孩做自己的儿媳,会生很多可爱的娃娃...
想到自己的儿子,母亲总是柔情无限。幻想着自己儿孙绕膝的样子,情不自禁地笑出声。

低头,却看见自己手臂上的伤。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只要...只要那警察说的尸检不是真的...
只要...只要...

万一...是真的呢?

万一...被查出来呢?

没法说服自己,一瞬间的,甄明珠对未来的美好构想瞬间崩塌。
她沉默地抚摸着自己手腕上没退掉的歪扭丑恶的疤,也许,永远退不掉了。
不能...不能让恕儿受苦...

如果这时有人在场,就会惊异于这平日里说话低声下气,个性懦弱的女人眼睛里迸发出了不容人质疑的坚定光芒。

攥着儿子的外套,她几乎要把手掌掐出血来。
做出决定不是什么困难的事,轻轻地摸索出笔纸,她写字的手虽颤抖着,写出的字却是一笔一划的清清楚楚。
...

这章没有季白出现,我下章尽量让他多点戏份...
要红心❤蓝手关注~
打滚求评论~

红心好少。。你们要热情呢!不能因为这章没有三儿太多戏份就冷淡。。。
啊对了,有一些地方你们应该是会有疑问的,不要紧,我以后会慢慢写出来的~❤

【庄季】Poison 04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被伤过的心
前文见tagpoison

等到笔录结束已经是十一点了,季白累坏了,他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
他走到别墅门口透口气,天黑蒙蒙的,繁星点点。他眯了眯眼,感觉到不远处似乎有一个人站着。
走近一看,是庄恕倚靠着花园的栏杆在抽烟。

“还没成年就抽烟啊?谁教你不学好?”季白抢过庄恕手里的烟,丢到地上用脚捻了捻。

“没人教我,我爸用烟头烫我的时候偷偷学的。”庄恕面不改色,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和多年以后的季白特别像,“现在警察都那么闲了吗?”

“说话别这么拽,再说,我还不算是正式警察呢。”季白学着长辈的口气和庄恕说话,抖抖身上挂着的胸牌,语气里透着无奈,已然忘却了一分钟前他还在怜悯庄恕的遭遇。

庄恕上前一步,紧紧攥着拳头。他注视着季白的眼睛,温热的气息扑在他脸上:“实习警员先生,不要摆出那副怜悯的样子,以及,你的队长在找你了。”

季白回头,果然看到李副队急急忙忙地朝他们走来。
只来得及和庄恕说了声“再见”,眼前人就快步和李熏然离开了。

庄恕长舒一口气,这个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实习警官一靠近自己,他就觉得压迫。
天知道是为什么!

李熏然找季白是来告知强制尸检一事的,他越来越觉得事情不简单,也许...也许他们可以假装提交上去的尸检申请报告已经被批准下来了...

“那被发现了怎么办?”季白瞥一眼远处偷偷观察着他们的庄恕,“伪造文件是要负刑事责任。”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记录员插话:“谁说要伪造文件了?我们就假装严肃地套套话,这个甄明珠虽然有个当局长的丈夫,看起来倒像一个法盲。”
“你能指望一个对你家暴的人告诉你法律常识吗?”李熏然翻翻白眼,天这么冷,他无比想念老凌的怀抱。

凌晨两点半,站在这个所谓的家的客厅窗前,庄恕仿佛身上披了一层银纱。
他的母亲呆滞的神情让他产生了一丝不忍,随即他又释怀了,这么多年,终于解脱了不是吗?

警察的话还回响在耳边。
“甄女士,您丈夫就要被移走了。尸检可能会在三天后进行,警方会通知您...”

呵,模棱两可的话,根本就没说是否进行尸检。庄恕嘲讽地抽了抽嘴角,这种明显的心理暗示的伎俩根本骗不到他。
只是...

~~~~~~~~~~~~
欲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
打滚要❤,蓝手 评论,关注~
码字很辛苦的!要小天使抱抱!

【谭赵】安迪委屈但她不说2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温暖的尸体
这篇热度不高我就玻璃心。。
1在这里

5
没用的,就算把谭宗明有情人的事扒出来他也不会收敛的。

他只会更加放肆。

不知道是谁听见谭总给他家那位打电话时的甜蜜了,只用了2个小时就传遍了全公司。

最好别让我知道是谁,我,安迪,一定去给他鼓掌。

6
总算不针对我了。

谭宗明的秘书天天像狗仔队的人监视着谭宗明的一举一动,立志要找出是哪个貌美如花的女狐狸精做了老板娘。

找不出来的,你看,方向就错了,是个貌美如花的男狐狸精啊。

嘿呀好气,真想匿名加入晟煊八卦群,说说赵医生和谭宗明的那些事。
特别要注重谭宗明差点被甩的事。

7
算了,我要是说出去估计谭宗明也只会高兴地给我涨工资。

8
赵医生来公司了。
因为谭宗明这两天忙着并购案病了。

啧,谭宗明被赵医生养的娇贵了,以前在美国的时候他高烧38.5℃还坐在床上和我讨论股市走向呢。

9
敢不敢表现的再明显一点?

每天不敲门就进谭宗明办公室的人,每天晚上都和谭宗明睡在办公室里 陪他做并购案的人,每天早上给谭宗明打不同领带的人...

怎么可能是纯友谊?

去死吧。
狗男男。


【庄季】Poison 03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如是而已
伪更哈哈哈哈哈哈
前文见tag poison

总算,屋内呜咽的声音有所缓和,庄恕直起腰,站到他母亲身后。

“...”
李熏然还想多问几句,记录员已经走了过来。
“啊李副队我来了...嗯谢谢你了...交给我吧,你们去忙...”
于是季白把手中的记录本交给他,上面清秀又行云流水到不像男生的字让记录员挑了挑眉。

最好只是一起普通的心脏病突发至死的悲剧,李熏然默默想着,就是家属的反应比较奇怪...

“李副队!”季白急匆匆地朝李熏然走来,拉着他的袖子,“过来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苍白的墙上,有一丝淡淡的红色,不仔细看难以发觉。
墙上的痕迹是成年女性的高度,李熏然小心抚摸着墙壁,好像有一个个的浅坑。

“家暴”
两个人同时吐出这两个字。

不过这只是一个猜测,李熏然走到记录员那里给他提供了这一发现。
记录员一犹豫,决定直接问出来。

“那么...甄女士,庄先生生前是否有家暴行为呢?”

甄明珠一愣,她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害怕而惶恐的样子。
只见庄恕弯下腰对她耳语了点什么,她的深情渐渐地,出现了一丝坚定。

“...是,治平他有时候心情不好,就会找我撒气...”
“有什么证明呢?”

她犹豫地拉开袖子,整个手臂都是青紫的,是被常年家暴的痕迹,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也不为过。

季白不忍心的撇过头去,却用余光看到庄恕怔怔地盯着她母亲手上的伤痕,眼神空洞,麻木,冷漠...好像还有其他的,季白读不出来了。

李熏然不为所动,当警察的这些年他看到过的太多的伤痕了。
只是...家暴的受害者把施害者杀害的案例也不少,这样一来,死者死因就值得怀疑了。而且家属死活不同意尸检,现在看来更是让人生疑。

一下子,客厅里沉默了。仿佛那些青紫色斑斑驳驳的伤痕给人们施加了冰冻术。
轻轻地把袖子放下来,甄明珠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说出自己想掩盖一辈子的事,就好像遮羞布被无情揭开,人倒反而轻松了。

李熏然手扶在椅背上,轻声对季白说:“你知道强制尸检吧?”
“那是什么?”季白从庄恕身上移开目光,问李熏然。
“就是对于死因不明的尸体,公安机关有权决定解剖,”李熏然挑了挑眉,“但是这需要上级审批,你懂的。”
季白耸耸肩表示他懂,李熏然继续说:“上级审批就意味着案子要拖三五天,谁知道这几天里会发生什么?”

每次的更新都不长~因为是学生所以有很多事要忙~
不要吝啬你们的红心蓝手关注啊!
等到完结以后我会放一个合集出来(你现在想那么早干什么)
感觉合集的热度会高一点,你们看长篇都不是很有耐心对吧?
那也得给我❤
你们有什么猜想都可以来问我啊~打滚求评论~

【庄季】Poison 02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口红印
我感觉红心不给力...
要红心!❤❤❤每一篇都是我花了很大心血的,都有铺垫!
在能日更的日子尽量日更,前文戳tagPoison,请不要吝啬你们的红心蓝手!还有关注!

季白连发五个感叹,他再一次环顾客厅。
120的急救人员还没走,估计是在写死亡报告。死因已确认是心脏病,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记录员还在给那谢阿姨做笔录,即使她因为紧张害怕把手都快绞下来了。
站在窗边的清瘦少年大概就是庄恕,他面容沉静,并不见有很多悲戚。
季白没来由的想和这个少年交交心,尽管自己也只比他大三岁。
好似有无形的手推着季白,他越来越想靠近那个17岁的少年,想认识他,想了解他。

“季白!”李熏然坚信他没有喊错名字,可是季白看起来根本没听见有人在叫他。
“季白!”他又喊了一遍。

“啊?李副队你叫我?”季白惊异于自己一刹那的失神,快步走到李熏然身边。
“我都叫你好几声了,”李熏然无奈,“过来帮我做笔录。”
“知道了。”季白从裤子口袋里抽出圆珠笔,接过李熏然手里的记录本,快步走在他身后。

“甄明珠女士?”

“是我。”这位上了年纪的女人抬起了沉浸在悲伤里的脑袋,她的手刚刚捂着脸,泪水从指缝里流出。
她晃了晃身体,好像想把眼眶中的泪水晃走,来看清楚眼前两位年轻人。

“您介意现在做个笔录吗?”
“...不介意。”她僵硬地缩了缩手,想遮住手腕上的青紫。可惜季白和李熏然早就看到了。

“那么甄女士,我们可以开始了。”李熏然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咳嗽一声,回头看向季白示意他记录下所有不平常的事。

“姓名?”
“甄明珠,甄嬛的甄,掌上明珠的明珠。”
“与死者关系?”
“夫妻关系...”好像提到了痛处,她又开始小声抽泣。
“死者有心脏病病史吗?”
“没有,他以前也是刑警啊,身体很好...”

“死者死亡时你在哪里?干什么?”
“就在卧室里待着,治平他经常回来的比较晚,我...我本来想等他一起吃晚饭的...没想到...没想到他就...”说着她又忍不住低下了头。

“请节哀...”李熏然无奈出声安慰。

“能不能别问了,”一个未脱稚气的声音打断他的话,“我母亲非常伤心。”
季白从记录本上抬起头,看到庄恕已经从窗前走到了沙发前,他弯着腰,背对着自己和李熏然,轻声对他母亲说着什么,肯定是安慰的话。
从季白的角度,只能看到那单薄瘦弱的男孩此刻一张一合的嘴,菱角分明的,像两片薄薄的柳叶。

【庄季】Poison 01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超级英雄
新坑,更新较慢,这篇文和我以前的风格完全不同,不是无脑甜,还有就是庄恕的家庭背景和《外科风云》里的不同。
准备好了吗?
开始吧。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杏仁味。

季白身穿实习警服弯腰穿过黄色警戒线,眼前惨白的布还未盖上尸体的脸。
冷风从窗子里灌进来,撩起了白布,黑色的干净警服,肩章是厅长级别的两星一麦穗,大概是回家后还没来得及换。
桌上盛着四碗饭和几盘菜,只有一碗饭被吃过了的样子,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姨,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来回搓着自己粗糙的手。
桌子角有一些磨损,地板上也掉了几块漆,斑斑驳驳的,是生活的痕迹。

季白随意地环顾着周围,思考着,这些简单的分析,怕是连小学时候的他都能想出来。
远处的李熏然打了个喷嚏,一回头看见季白,他向季白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你来啦,这么晚还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警队这两天缺人,只好让你来帮忙了。”李熏然面带歉意地说,他和这个实习的小警察并不是太熟悉。
“没事的副队,不麻烦。而且我已经写了3次申请参与调查的报告了,您应该看到过。”
李熏然撇撇嘴,如果是老凌估计能想到缓和气氛的话,不过这个叫季白的孩子还真是实事求是。
“那就好,我废话不多说,你先去记录员那里了解一下情况。”
季白点点头,快步走到记录员那里开始看调查记录。
「死者庄治平,59岁,男,金河市的市警察厅厅长,还有两个月零10天退休。」

哦,还是个大官。

「据保姆谢阿姨描述,死者在晚饭时突然手捂胸口,剧烈咳嗽,类似心脏病突发后失去呼吸。饭菜已送检,法医建议尸检,家属已拒绝。」

哦,错误的选择,尸检明明才是最好的选择。

「另两位在场者为死者妻子和儿子,他们未目击死亡过程。」

哦,是个普通的三口之家。

「死者妻子甄明珠,四十八岁。」

哦,那个缩在沙发里悲痛哭泣着的大概就是甄明珠了。甄明珠...珍珠...这个名字可真...富贵?

「死者儿子庄恕,十七岁,高二。」

哦,这个叫庄恕的名字倒是挺好听的。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请给我红心蓝手作为鼓励,这是我更文的动力!第一章略短,以后会越来越长的。
这篇要是热度上不了50我怕是会很难过......
记得关注❤
标题是毒药的意思

【多cp】段子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像风一样
cp见tag
渣lof老是屏蔽我。。那咱们走链接吧。。明明没什么违规的词。。辛苦啦ლ(╹◡╹ლ)https://m.weibo.cn/status/4193995804583588

【楼诚】段子9

好久没发段子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闹钟

1
一日,明镜不在家,阿香回老家了,阿诚也懒得做饭,三兄弟只能吃明台下的半生不熟面。
难得吃一顿素净的,明楼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他的不满,嘴里叨叨着,皱着眉。
阿诚夹给他一筷子青菜:“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明楼猝不及防的一弯腰,亲了阿诚一口:“只有阿诚的亲亲才能堵住我的嘴~”

2
一日清晨,明楼需要早起工作但是阿诚不需要,于是阿诚早在前一天晚上就调好了闹钟准备睡个懒觉。
结果因为生物钟,阿诚还是早早起床了,意外的发现闹钟响过了但明楼还没起。
“快起来!快起来!要迟到了,你没听到闹钟吗?”
“听见了啊”
“那你为什么不起来啊?”
“因为要阿诚亲亲才能起来~”
...
一切段子来源于生活。。。

【凌李】凌远院长的日程表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点头之交
这一篇是温情向,记得点❤❤噢
6:00起床,给熏然做早饭
6:30~7:00吃掉自己的早饭,把熏然的留在桌子上,写一张爱心纸条贴在熏然手机上提醒他不要吃外卖
7:45开车到了医院,穿好白大褂,和值夜班的医生做交接
8:00正常上班时间
9:30~13:00(基本没可能准时) 手术,查房,处理纠纷,解决矛盾,日常巡视医院,提醒熏然吃饭,自己去吃饭,如有大型手术要和主治医生开会... ...
14·00~17:30做采访,和合作方进行交流
17:30~18:00回家(能回家的话谢天谢地)
18:00~19:00晚饭就是想到什么就去吃什么,基本会在家里做点爱心晚饭,偶尔会到外面去吃(和谭总相反)
19:00~21:00和熏然看看电视,去超市买买东西
21:00睡觉,保证身体健康

其实,以上的日程表对于凌远来说是奢望,十天里有八天熏然在忙,有九天他在忙,lof主希望有朝一日,所有的好医生都能不受委屈,每一个像凌远那样勤勤恳恳的好医生都能在夜晚,安稳地陪伴他的爱人。